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侠原】何日君再来 一

*被原公子的手书戳到语无伦次.jpg 他太好了爆哭TVT

*kuso向,原总回信梗,真正的勇士敢于让自家鹅子攻略顶头上司!


——多谢,我虽然看不到,但我感受到了春节的味道。


少侠突然收到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板的信件时内心是毫无波动的,不就是发工资么?还要文绉绉加个手书的抬头。他刚刚日常暴揍完武维扬,觉得神清气爽甚至还能一个人打十个万圣阁探子,于是他懒洋洋地翻开信,准备像往常一样熟练地领完酬直就扔一边。至于后面的不成敬意还请勿辞云云,搞得像他真的会推辞送来的钱似的,少侠在内心吐槽道。


但是这封信件却和往常很不一样。


少侠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没有酬直是首当其冲,然后,原随云,你是吃错药了么!

对着那句突如其来的“有很多人想成为我原随云的朋友,你可知朋友一词真正的含义”少侠手速如飞,想也没想就把几个问号回发给了某位神秘老板的大名本尊。


发完回信后少侠觉得自己冷静一些了,应该是我今天打开飞鹰的方式不对。

少侠深思熟虑地想着,觉得收起飞鹰再打开后一切大概就回复正常了。酬直还是那些酬直,邪恶老板也还是那个邪恶老板。他冷静地收起了飞鹰,又冷静地重新拿了出来,然后艰难地扶正嘴角,的确不是那封信件了,因为原随云以可以和少侠媲美的手速又回复了一封。

“阁下信已收到,然在下双目有疾,亦不愿假手仆人,未能拜读,还望海涵。”


他琢磨着这封信件里的原随云倒是一如既往的装模装样,啊呸,温文尔雅范。这本应该是他熟悉的原随云,是他出门派后中原初见时高深莫测又若即若离的样子。彼时他对原随云的印象和旁人也别无二致,无非是惋惜这样才高八斗且眉目如画的世家公子却有不得见世间千般良辰美景的终身憾恨。他随香帅一同客气行礼,目光则从对方的眼罩一路滑至拨弦的手上,突生了些隔岸观火的感叹,师旷目盲而有天下之至聪,或许世上之事,本来就无法尽善尽美。


虽然这些风花雪月的想法很快就在对方各种差遣跑腿里消散的干净。


他是在加入蝙蝠岛后重新刷新了对原随云的认知,而初见时的谦谦君子滤镜则在他进一步发现原随云还是极乐宗宗主时破碎的彻底,倒不是因为所谓正邪之分,而是因为每日跑腿的少侠发现即使他这么努力地为原大公子的享乐事业搬砖了,如果在外碰上了极乐宗的人照样会被一视同仁地暴打,虽然他们的确是同一个老板……

当然这很符合原公子所奉行的弱肉强食理念,除却人前应有的礼数,独处时的原随云冷酷淡漠的惊人,总是一个人立于高处若有所思的模样。于是在厚着脸皮送了几次礼都无事发生后,少侠终于放弃任何贿赂老板以得到更高酬直的想法,他们之间大概就是最简单的雇主与下属的关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而这封信却在这个时候来了,少侠再次翻开信,皱起了眉头。

他不是不能感受到对方内心压抑的诸多暗流,然而他从未觉得他们有希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友人。原随云的心太高,高到整个天下都不足以满足他的欲壑,他习惯于以人为棋子,不论是爱慕他的少女或是老者,他名义上的兄长,以及萍水相逢的少侠。

这样将世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他也会需要朋友么?少侠沉思良久到底是无法得出答案,那请峻的字迹历历在目,令他却一时无法将这封带来颇多困扰的信弃之一旁,他缓缓合上,突然下定了某种决心,拍马便向中原方向疾驰而去。


元宵佳节刚过,万家灯火想来还是璀璨如昔。


TBC


PS本来想一发把元宵梗也写进去的,然而果然话唠本唠根本写不完……下更就是奇遇了,我流找糖法和一万度粉丝滤镜预警(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