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楚原沈王】天涯孤棹还 三十三

*旧坑混更,大噶不要打我,虽然原公子攻向也很好吃,但是受向果然还是得自己来丰衣足食(

*还是继续带原总群安利小伙伴694454745,百无禁忌随便放飞

*第二部《楼兰梦》,第一部《小舟逝》前情见

一~五 六~十 十一~十五 十六~二十 

二十一~二十五 二十六~三十 三十一~三十二

*懒人如我决定做一个一劳永逸的汇总.jpg(顺便清理下自己挖的坑……

[长夜]有关原随云无花南宫灵楚留香的四角狗血短篇,香帅总受设定

[散乱评]突然沉迷恐怖小说( ̄▽ ̄)"

[原著向人物长评]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浅谈楚留香原著里的原随云

[侠原]何日君再来 上

[春节小短篇]论一个影帝的自我修养


三十三:黄沙

他又一次从黄沙漫天的梦中醒来。

火烧般的彤云在狂风卷地的黄沙之上铺天舒卷,极尽人力所筑成的巍峨城墙于此也渺小得只剩一个模糊的影子,城关之上破旧的帐旗勉强立在这片亘古荒凉之中,曾经鲜红的颜色褪得只剩一些黯淡的勾线,再辩不出曾经所属的将军的生前威名或是身后寂寞。而终究,这样破败的旧物也耐不过烈烈北风凉,只是咔嚓一声,那帐旗便被拦腰折断,迅即被风沙裹挟而去,再无踪迹。

那空立着的凸杆没来由地让他心悸。


“你如果反悔了现在还可以回去。”一个冷凝如冰的声音是时响起。


楚留香猛然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团熊熊跳动的篝火,温暖而明亮。万籁俱静的夜晚里,木材沉默地燃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没有风沙,没有城墙,更没有帐旗。眼前的一切确认无疑地向他证明方才所见的不过是一场虚幻梦境。

而那人便在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漫不经心地给火堆添着柴枝,眉目掩在跳动的焰光中,显得越发晦暗不明。


楚留香觉得自己还有些昏沉,费力打量周围许久后才意识到此刻这荒凉的废弃驿站中只有他们两个人,而王公子已经是不知所踪了。他正要出言询问,对方却像是早参透了他的想法,平淡地说,“王公子想早日与沈公子会合,先我们一步走了。”

楚留香皱眉看向驿站外深沉如墨的夜色,心中疑虑反而更深,但对方说完这句话便不出一词,像是这寥寥几字便足以了结这个问题,倒是令他有些不好追问下去,继而一阵难耐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楚留香失神地看向火堆,固然被遮蔽在旧驿站残颓的筑墙内,到底是因为窗外的猎猎风声而不住摇曳,像是下一刻便会熄灭。

便如同他们之间脆弱的合作关系。


楚留香已经记不清这是出来后的第几日了,自西安出来后便是一路披星戴月向西奔驰,所幸一路上都有人接应,更换的马匹也都是经久耐用的伊犁马。他曾疑心这些接应者或许是原随云在西北边陲埋下的暗线,有心默记他们的背景长相以备日后不时之需,但到底是山高水远,这样日夜不分的赶路间实在很难分心他事,也就渐渐放弃了一开始的小心和提防。

何况同行者还有王怜花这般解语妙人,无论怎样艰苦境地都能衍生出诗情雅意,这样风雨兼程的赶路于他倒似是游山玩水,信口便是当年秦人先祖伯益非子受封天水而开六世余烈威震四海之王朝,又或是随意指点战国时秦长城的残垣,其下渭河浩荡。往事隔千年,唯余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原随云和王怜花都是北方世家公子,说起这些掌故来自然是信手拈来,楚留香固然对南方草木熟谙于心,这些西北的雄浑气象却是少有耳闻,听来也不免精神为之一振,忘却旅途奔波之苦,更无心去追究他们这般日夜兼程的根本缘故。


但如今王公子却是悄然远引,于此荒僻之地只有他们两人默对着明灭不定的焰火,那曾经被按捺下的疑虑也就重新浮上心来。楚留香终究还是打破了沉默,似是很随意地说道,“这般凛冽的夜晚,也不知道王公子行路是否安全?”

原随云如鸦羽一般的长睫低垂下来,声音也还是平淡的,“这里离兴隆山不过八九十里,马若快的话两三个时辰便可以到了,无需担心。”

楚留香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依然做出殷殷关切的样子,“既如此,王公子何不等天亮了再出发,左右是这两日抵达,王公子这般抛下我们孤身前行却也太草率了些。”

原随云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的底子,“他和沈公子之间的冤孽纠葛,岂是你我能够置喙的。”


楚留香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之前旅途上王公子虽也隐隐约约透露了些他和沈浪之前颇有些爱恨难分的往事,还牵扯到一位共同爱慕的女子,但也毫无疑义地说明他们现在对快活王是绝对统一立场的。言下之意是昨日之日不可留,过往的爱恨纠缠过去便好。楚留香自己素来洒脱,除却一二毕生挚友之外,对其余人,无论敌友,大都抱着相似的潇洒态度,故而才可以这么稳稳当当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也正因为此,他对王公子的选择颇为理解,甚至还笑着拍肩道,若是沈公子还心存芥蒂,在下倒也愿意毛遂自荐帮忙化解。

那时原随云虽是一直在旁边温和笑着,却已是别有深意的莫测神情,可叹楚留香当时却没察觉,现在回忆起来才觉为时晚矣,深悔当时未能打破砂锅问到底。


他正欲再想说辞旁敲侧击,却不料对方此时却突兀说道,“香帅与其对旁人的秘辛存着这么大兴趣,倒不若先担心下自己的生死。”

楚留香猛一皱眉,意识到这句话实是与他醒来时那句冰冷的劝诫一脉相承,但他都已经行到此处,又怎么可能半途而废?他心下不快,便也是用同样冷硬的腔调硬邦邦回过去,“这话,我还是回敬给原公子的好。”

对方此时却嘲弄一笑,“香帅以为自己对此方局势了解多少呢?”


TBC


*楚留香手游原总相关

原随云传资料汇总元宵奇遇幻心记元宵奇遇烟雨之形主线剧情剪辑&花朝节明月山庄剧情分析金陵风物志·宝

*楚留香手游时间线相关

门派势力 方思明相关 兵器谱摘录by风凉的阿蝉 奇遇书籍触发by贴吧

暗香门派剧情byLac莱西 华山门派细节by庭燎 隐藏细节by贴吧 花朝节汇总by一口沙子

评论 ( 4 )
热度 ( 52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