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楚原沈王】天涯孤棹还 三十五

*原著向长篇连载,充满了恶趣味的一章……

*前情 一~五 六~十 十一~十五 十六~二十 

二十一~二十五 二十六~三十 三十一~三十二


三十五:幻惑

在大概半个时辰之后,王怜花才终于成功让楚留香明白自己男扮女装的意图。

当然他直接省略掉了自己如何对沈浪恶语相向以致尝试把对方掐死的部分,而保留下来自己如何发觉染香其实和幽灵宫主暗有瓜葛,于是假借回洛叙职之词将她远调,但沈浪旁边依然需要一个常伴他左右且身份并不突兀的帮手,于是自己勉为其难地扮成了染香的样子,以使周围的人皆无狐疑。

楚留香听下来觉得似乎也是合情合理,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疑惑,“但是快活林中的人不都是令堂安排的么?何虑之有?”

“这个问题我大概可以代王公子回答,”原随云自然地接了过来,“我猜想大概是快活王将此地引为一处消夏盛地,往来对此,对其中服侍的人也是一掷千金。人皆挟之为心,这些人来此地不过是为王夫人给的好处,若有人给更高的好处自然会毫不犹豫转换门庭。”

“正是。”王怜花言简意赅,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他们在这漆黑的地道中穿行已是有一段时间了,原随云自然是如履平地,几乎可以说是悠然自得。王怜花不由自主地怀疑对方其实内心洋溢着幸灾乐祸的愉悦,只是碍于风度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最开始楚留香发问开始,原随云便明显是对一切都洞察于心,但是他却不动声色地躲在一边,任由楚留香把自己打量了个七八遍才出言救场。

自己倒霉他难道有什么好处!王公子郁闷地在内心咆哮。

但是很快同样机变无双的王公子就冷静了下来,内心恶毒的小火焰继而熊熊燃烧。固然自己满含怨意的眼神对方是看不见的,但是总是有别的办法让他也吃下亏。

王公子对自己这个报复计划非常满意,走起路来都更加大步流星了。


假如这地道中还有个旁观者的话,他肯定会感慨这个地道中走在最前面的娇柔少女表情也太多变了,全然不似一般大家闺秀的庄重典雅。唉,世风人心,人心不古……


言归正传。

转眼间一行人便到了沈浪的住处,当楚留香掀开地道口看到一处类似少女闺房的地方后,不由得真诚感慨,“令堂这地道修的真是别出心裁。”

王怜花在这段时间和沈浪的唇枪舌战中已经练就了十足的养气功夫,淡定地说,“只是因陋就简罢了。”

楚留香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这个房间,猜想这便是那位真正的染香姑娘的居所,虽然不及南方闺房的典雅温软,却也是暖香拂面,环佩璆然,荡漾着胭脂水粉的柔媚气息。

一旁的原随云似乎也对此居室很感兴趣,正拈了些许香粉细细品鉴,信口问道,“不知王公子在此地住的是否适应?”

楚留香朗笑着打断,“这个问题却是大谬,王公子到这里不过比我们早了半日,哪会现在便安顿下来,”但他说到这里似乎也发现一个疑点,转而问王怜花,“不知王公子到达时间如此之短,是如何发现染香与幽灵宫主有染的?”

“侥幸罢了。”王怜花漠无表情,就此截了话头,显是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他才不会说是因为一来就撞见染香几乎贴进沈浪怀里,被这种伤风败俗的景象气得半死,一怒之下把人直接打发回洛阳……


他继而瞥向依然站在胭脂盒旁神情高深莫测的原随云,知晓刚才的问题全是对方刻意引导。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走近,压低声音问道,“看来原公子颇有些有趣的发现。”

原随云放下那盒也被他玩味许久的胭脂,答非所问地叹道,“嫩叶絮花,香风绕砌,如此春光明媚之时,王公子本不应如此不解风情。”

原随云的声音柔和缱绻,仿佛是纯粹地感慨春色将尽,却又很明显地含着促狭笑意。王怜花心神电转,知道对方大概误会了什么,下意识回护自己,“在下最是伤春惜春,岂会枉然辜负良辰美景?”

原随云面有诧色,“看来这满园春色是另有所属,那王公子却又成了晦翁一类的理学夫子了,这倒极出在下意料。”

王怜花在说完刚才那句话后便自觉失言,现在原随云这般形容令他更是哭笑不得,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楚留香正朝他们走来,只得匆忙扔下一句话道,“但有一点却请原公子谨记,此间秘辛还是不要告诉香帅的好,沈浪那边我是已经严令他守住口风的,望原公子不要让我失望。我现在便去找沈浪,让他与你们见面。”

语罢他便匆匆离去了。


楚留香看着王怜花远去的背影,内心不由得感慨王公子为男子时是玉面公子,扮成女子竟也有如此飘逸惊鸿之态。他打量起了方才原随云研究了很久的胭脂,觉得甚是平常,不由问道,“刚才你与王公子难道一直在交流这盒胭脂么?”

原随云淡然应道,“当然。若不细细观详怎知春色如许,韶光轻贱?”


楚留香觉得今天这两位说话方式简直就是一反往常,难以理喻。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