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楚原沈王】天涯孤棹还 三十六

*原著向长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混更.jpg

*其实本质目的只是为了原总群宣694454745(。)是一个什么cp都有百花齐放全员瞎浪的原随云中心群了(

*前情一~五 六~十 十一~十五 十六~二十 

二十一~二十五 二十六~三十 三十一~三十二 三十五


三十六:一见

楚留香尚想着那胭脂背后所暗藏的疑云,沈浪就已经款款走来,面上自是他那惯常温和而懒散的微笑,他看到楚留香,更是洒然笑道,“久闻香帅美名,如今方知是百闻不如一见。”

楚留香看到沈浪这潇洒不羁的姿态,也是立刻心生好感,他也不说世人那些文绉绉的自谦之词,反而慨然答道,“这是自然,所谓英雄惜英雄,与沈兄见面我也颇感一见如故。”

虽然处于这软玉温香的闺房之内,但两人却都是江湖儿女以天为盖以地为庐的浪荡豪情,若不是房内并无烈酒,只怕两人现下便要捧起一壶痛饮一番。但纵然没有酒,两人目光灼灼四射间却也有着期待彻夜长谈结为知交的兴味。


王怜花扮出的染香此刻从沈浪背后走出,不耐打断道,“沈公子和香帅固然相见恨晚,却也得考虑到我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结个八拜之交再话上几天几夜。当然,若此间事了,沈公子乐意去何处陪哪位英雄喝的伶仃大醉我都毫不阻拦。”

他这话虽然说是提醒沈浪和楚留香二人,明里暗里却都只是对沈浪一个人的挤兑。沈浪听了,反而促狭一笑,“不知染香姑娘是演的哪一出,是房文昭夫人的宁妒而死,还是戚武毅夫人的日操白刃?”

王怜花内心一阵恶寒,表面上却还得继续跟沈浪好声好气,扮这他内心腹诽了无数遍的恩爱夫妻,“沈公子说笑了,我只不过是考虑到客人初至此地应好好休息,你看原公子都已经露出些许疲色,我们不妨先稍作休息。”

沈浪也流露出些许歉意,他虽然注意到有另一位公子与楚留香同来,但方才他被香帅转移去全部的注意力,不自觉地便忽略了这位看起来十分安静文雅的公子。这个时候他也肃然举手一拱,“是在下失礼了,在下对无争山庄少庄主的风采也是倾慕已久,原公子能不顾千金之躯共讨快活王,甚是令人钦佩。”

原随云微微躬身,“沈公子过奖了。柴玉关十年前以一莫须有的秘籍断送了不知多少武林豪侠,又骗取秘籍钱财不计其数。这十年蛰伏关外怕都是为了修炼武功招兵买马,一旦入关,必为大患。在下家门不幸,也有长辈死在其毒计下,与家恨相比,个人生死实是不值一提。”

沈浪想到自己早逝的亡父沈天君也是心下怅然,叹道,“在下于家恨上与原公子倒是感同身受,纵然此来九死一生,能结交如香帅和原公子这样的好友也是平生无憾。”

楚留香心中自然对原随云口中所说家恨大有怀疑之意,但观其沉重情态又不似作伪。他在这一路上曾细细推演原随云欲除快活王的种种动机,秘籍钱财必为其一,但单单为此似乎又不符合他杀人于千里之外的筹谋巧算,若真的是为家恨倒是可以解释他为何亲赴关外。他劳神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暂且在这段时间放下心中的诸多怀疑,毕竟大敌当前,若内部有罅隙恐怕敌人还未到便已经内乱。


楚留香想到之前王怜花曾经告诉的此间人等,除却他们之外应还有擅于烹茶的李登龙夫妻,和擅于制酒的楚鸣琴,和明珠春水两个侍女。而现下那些人均不在侧,显然是被刻意调开,他便问道,“不知这间屋子的其他主人何时归来?”

沈浪听了这问题后笑着看了眼王怜花,王大公子几乎想狠狠回应道你看我作甚,但顾忌楚留香在此,还是尽量以温和语气解释道,“我扮成染香后便以此间女主人的身份把这些人都打发到竹林里去各司其职了,酉时才会回。这些人在此处天高皇帝远,都油滑的厉害,虽食君之禄却未必忠君之事。不过我们的目的只是把快活王引到此处,暂时留着他们也无大碍。”

沈浪对这位亦敌亦友的合作者的狠辣作风素来不甚赞同,淡淡道,“何必为了区区小事枉造杀孽。”

王怜花唇角勾起一个精致而嘲讽的微笑,“自然,怜香惜玉方面我到底还是比不过沈公子,沈公子到此地不到一月就和此间女子你侬我侬,连春水,明珠两位侍女都对沈公子情根深种,在下甚是佩服,只是若沈公子不甚玩火自焚,这些女子因爱生恨投靠了快活王,沈公子又该如何是好?”

沈浪哭笑不得,今天一来王怜花已经为染香的事跟他吵了一场,好不容易达成共识此后两人都不提这件事,现在倒是王怜花自己旧事重提。就在沈浪深感无奈之际,原随云出来得体的打了个原场。

“我们四人若都在此想必的确会引起外人怀疑,想来王公子顾虑的也是此事。不过王夫人在此经营已久,必然不会全无后招。这就劳烦王公子告知我们了。 ”

沈浪赞许地看了原随云一眼,觉得其不愧是名门之后,言语令人如沐春风。按道理说以王怜花的天赋才情,若从小善加教养应该也是一位进退有度的端方君子。可惜其母云梦仙子却是那样的人,沈浪这般想着,为王怜花惋惜了片刻。


王怜花冷眼旁观原随云扮好人,答道,“家母自然有后招,只是却得委屈原公子和香帅去此处一破败花神祠中呆上几宿,我会想法让你们乔装混入急风骑士中,到时或可里应外合。”

原随云颔首,“现在天色已晚,其他主人恐怕也要回来了,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那花神祠罢。 ”

TBC


*话说最近就跃跃欲试想写原方又想写侠原,然而脑洞一大堆时间完全没有……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