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N福/诗磊】咬尾蛇 Chapter 1

*所有人都没有死的if路线,红梅姐妹生死对调设定(死的是大学生)

*主西皮bg向,含有充满脑补的狗血,莫名其妙的百合,一言不合就谈起来的恋爱,和happy ending的结局


Chapter 1 The Falling of the Leaves


Side A

“我在新加坡看到了何筱磊。”


N的短信还是这么简单,却让我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醒的姿势不对该再去睡一觉。就在我揉眼睛的时候,一张照片发了过来,虽然很模糊,但是地铁中川流的人群里的确有一个人极肖何筱磊昔日的轮廓。


我快速地回了几个字,“何筱磊也有双胞胎?”

“……”

一串省略号生动传神地体现了N此刻的心情,我连忙摆出虚心受教的模样,“既然你这么说就是没有啦哈哈。”


这已经是八百川村事件过去半年后,N从曼谷回忆中恢复后又投入新的工作,而我也继续当我半吊子的安乐椅侦探兼侦探小说家,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是黑下聊天记录查查外遇什么的……

N的回复恰在此时传来,“我不能完全确定这是何筱磊,但是有70%的把握,以他的家庭背景有双胞胎是瞒不住的。何筱磊之死之前就一直是我心里的一道坎,现在却‘死而复生’,我想再查查八百川村的事情。”

我的小雷达此刻警觉闪烁,“所以你果然对小何念念不忘!”


“………………”

我难得看见N发这么多段省略号,平时一段就足以表达他孺子不可教也的心情,而这么多段大概他已经对我放弃治疗了。我正在心灰意冷间,一段信息弹了出来,“你……别误会,我就是觉得我说好了保护他却眼看着他死有点过意不去。”

“我知道,刚才逗你呢”我此刻也回归了严肃的本体,“八白川村的事情肯定还有隐情,但是真相往往是伤人的,如果你能信任我的话,这个案子还是让我来查吧。”


N的回答简短却让我分外踏实,“能。好。”


Side B


大洋彼岸。

一个年轻男子默然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形销骨立的面容和三年前大不相同,大有几分苦行僧铅华落尽的意味,然而这本身就是一则讽刺,醉生梦死的时候外人皆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赞誉,而脱离伪装后的皮囊却反而触目惊心。


“何同学,又见面了。”

女人出现在镜中的笑容再不是面对其他旧日同学的纯澈无欺,反而顾盼自得,他懒得回头,“戏都已经落幕了,你难道还要再Encore一下?”


戚红梅笑吟吟的面容出现在他面前,他偏过头去,更为自己在其中的共犯角色感到自我嫌恶,他漠然想到,一个天真自私的软弱者,这剧本中的角色倒是歪打正着的贴切。

只是真实的他比这又更加罪孽深重。


戚红梅语气轻快,“大家都能从头开始,小何你不高兴吗?”

他终于转过身去与‘戚红梅’直接对视,在这个瞬间,他突然发现许多之前从未发生的细节,譬如妹妹的五官虽然和姐姐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那眉宇间的气质却到底不同,她的巧笑间透着蛇一般的婉转,而她的姐姐却是简单,甚而笨拙的。

即使在他上学时就毫不遮掩地显露恶意的时候。


这一切仿佛一个笑话,一个空虚颓靡的富二代自己放任海洛因从动脉间肆意穿流,却对毒贩同学居高临下的鄙薄,到了身边有同学与其交好都厌乌及乌的地步。

如果时间真的可以倒流他会打醒那时候的自己吗?或许不会,他只会冷眼旁观那个人堕落放逐,然后随便加一点剂量让醉梦一睡不醒。


他勾起一缕凉薄的笑意,“一个曾经万亿流水从手上过的毒枭会甘愿在小山村当一个普通老师?”

戚红梅反问,“一个曾经开着豪车视钱财为无物的瘾君子会甘愿在海岛当一个普通小职员?”


他毫不退缩地跟戚红梅对视,“我甘愿,你呢?”


戚红梅慵懒一笑,“既然何少都能屈尊就卑,我就更没什么甘不甘愿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