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日记]嘉宾士季的拉郎脑洞之类

今天算是把SS research paper交了,回寝室睡觉的感觉简直不能更神清气爽!然后在路上就开起了嘉宾和士季的脑洞,因为本来是想着似乎记得也喜欢过一个人跟士季一样没有自己的子女而过继哥哥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意识到两个人简直神同步!书法什么的,名门世族却效忠于权臣而非皇室什么的,而且同样的是剑走偏锋的谋臣路线而晋升之路如坐火箭,嗯最后还有一点,同样早逝……

所以就开始脑补在符子一次北伐后给建业那边上书以图后效,嘉宾默然地走过白骨露於野的战场,却突然看见一个一身肃杀黑袍如鬼魅的人同样冷淡地站在尸骨之中,他一开始以为那是一个来伤怀同伴死伤的士兵,正准备要这个士兵迅速回营,却看到那人脸色苍白如纸而眼眸中却空洞无一物,他便震惊地询问身份,而那个黑衣人则只是用一种更为讥诮而冷淡的声音道自己不过是赏玩风景的过客罢了。自然,嘉宾直接质疑着所谓于战场上赏玩风景的说辞,而那个黑衣人这个时候垂首一笑,凝视着那些尸骨时神色迷离飘忽,更温声道,人之生脆弱如蝼蚁,而死却是永恒之印记。如此盛景,难道不值得欣赏?


咳很明显用了瘟神梗,最后的告别估计也是倏忽而别吧,士季已然千帆过尽,而嘉宾却尚且有自己之事功待为,就如同当年绝不会因为外人之非议而止步的士季一般,他们的本质是如此相像,却也正因为如此,而更只能成为一场短暂无痕的萍水相逢。【顺便感慨下瘟神梗真心好梗,现代古代背景都毫无违和!之前还脑补了一篇士季在现代找伯约的,黑发苍白的年轻人简直就是我一直以来对男神的完美构想啊!

然后也顺便想了下符子和司马家的对应状况,觉得符子还是跟子元比较对应,夙愿未毕而身死之类的,还有亲征的铁腕感。什么时候更仔细地研究下这个四角,某种意义上也挺有趣的。

其实再回到嘉宾和士季的殊途上来,其实这个也提醒了我如果士季一直是谋臣辅佐而没有兵权的话,也许就是走传统位极人臣路线了,而且绝对可以捞上一个西晋开国功臣,不过很多事不能假设咳

评论
热度 ( 7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