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日记]今天也要来愉快地拉郎桓司马和子元

咳,今天继续是在路上无聊地想,于是突然就开始琢磨桓司马和子元除了都成功废立皇帝而且还没自己上位外有什么共同点→_→

结果想了很久后艰难地想着雅有风采和爽有风概大概还是挺对称的吧,嗯还有元子和子元的字→_→

然后回头去想士季和嘉宾的时候突然就想到身后事的不同某种意义上是看似殊途实则同归了,相当巧合的是他们都是以着兄终弟及的方式落幕,而不同的是子上将子元所走之路行的更远,而桓冲则以一种理智谦退的方式做出了让步。而更有趣的或者应该是再之后,终究元子和子元都被追封为帝,他们的后代终于在前代耐心隐忍的基础上做出了改朝换代的举措,也令自己的先辈永远困于篡位的非议,而那之后的纷乱世事再没有谁可以预测。

应该说后继者不同的风格也决定了文臣的命运,所以嘉宾虽然再不得重用却善终,而士季则相当迅速地投向了同样富有抱负和野心的新主直至陨落。而元子和子元呢?在九泉之下对着身后之事又会有什么看法呢?自然这种推测毫无意义,更可能的是,他们对这些起起落落早已无动于衷。

从后人的角度来回顾他们的一生,元子以北伐之功而行废立之事,而子元废曹芳时则处于一个更为危险的时势,此时他们的生命已所剩无几但他们自己却对此依然一无所知,直到最后元子依然求九锡之礼,而子元则强撑病体也要将权力顺利交接,这种行为或许会被批判为对权力的过度执着,但所谓超然避世又何有益焉?所谓风雅的背后几多鲜血困苦,若不为此,卿辈那得座谈?

或许一个最有趣的巧合便是桓司马确然以子元之事而慨叹,而这种类比又因当权者的姓氏而显出一种奇特的色彩,为尔寂寂,将为文景所笑,此般偶得之语在整个时代的哀颓的背景下却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讽刺。

其实写到这里还是觉得元子和子元毕竟是不一样的人吧,意趣上的不同使得元子更为外放而子元则相当内敛,应该说挺难想象他俩凑到一起可以说啥?子元提着剑表示乱臣贼子?【符子特淡定地表示彼此彼此╮(╯▽╰)╭

嗯所以还是士季和嘉宾相性比较合【泥垢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