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二

*民国架空,年轻的海军部次长同时也是权重一时的军阀喻总,以及在一统天下的康庄大道上大步前行的老叶2333

*上一章戳这里 写两个人的相互揣摩与试探写的各种开心,唯一的遗憾就是剧情进展略慢……


面对被喻文州直接从茶馆拉到总督府的局面,老江湖叶修也觉得十分无奈。

虽然从来到粤地第一天起就做好被喻文州发现的准备,但是对方轻车简行亲赴茶馆的举动还是颇让他惊诧了一下。但那也只是片刻,很快他便从容地跟对方打起了机锋,顺便不露声色地发出信息,让来接头的同志不急着行动。这也是他选择茶馆二楼靠窗座位的原因之一,街道上的情形都可一览无遗,不论是观察还是发信都十分方便。他并不指望喻文州对他这些动作毫无察觉,但既然对方选择对此视而不见,他不好好利用此便利也太对不起这番盛情。

而之后也是果不其然,他如此直接的以赤匪试探喻文州仍是含笑以答,这必不是因为所谓人情冷暖,他们对彼此的思维与筹谋都十分心知肚明。那么蓝雨与中央面和心不合看来并不只是传言,对所谓剿匪大业也只是貌合神离的应付,叶修在脑海中很快便得出如斯结论。

但这终究只是浅层的表象,而冰山之下的部分方是真正的悬念。对喻文州其人,叶修不可谓不了解,昔年公派出去留法学生中的佼佼者,虽然很多资历深的白手起家的军人对这些年纪轻轻的留学生有着纸上谈兵的偏见,但叶修很清楚喻文州却绝非这一类人物。粤地也是革命风起云涌的发祥之处,而他当年与魏琛的那一桩公案直到现在尚如迷雾,成功上位且牢牢握住权柄本身即说明其才干,况有妖刀之称的黄少天相佐,曾经流血起义比比皆是的地处如今却颇有几分繁盛意象。

若他是黄埔背景的嫡系,只怕现在早已调回中央,平步青云,在初次交手后,叶修曾经如此感慨道。

 

但终究已是时日变幻,斗转星移,喻文州已不是当日虽有周详思虑却缺乏经验的年轻军人,而叶修现在也只是个光杆司令。他转会了思绪,颇为头疼地想着这个事情恐怕不说清楚是走不了的。

“我先提前声明啊,”叶修一脸真诚坦率童叟无欺的说,“我一开始就只是问他有没有多余的武器,然后他就开始滔滔不绝地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来这里,呆多久,还需要什么,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等等连珠炮一般的问题,”对上喻文州了然的眼神,他沉痛地继续说下去,“我被他说的头昏脑涨,晕晕乎乎地告诉他我现在的确需要件武器防身,然后他就直接给了我一把勃朗宁。然后我就走了,说有事再联系。嗯,完了。”

“就这些?”喻文州饶有兴味地问道。

“就这些。”叶修的语气之笃定几乎让人想起最虔诚的教徒起誓时的神情。

“既然如此,”喻文州突然挽住了叶修的手,相当诚挚地说,“我与你亦有旧谊,当年谆谆教导尚如昨日。想到少天如此义薄云天我却还什么都没做未免心生愧意,不若就此在总督府住下,我定可全力确保你的安全。”

叶修瞬间觉得十分头大,反过手来满怀深情厚谊,“还是不麻烦你们了。毕竟你知道我现在身份尴尬,严格来说还是在被通缉之中。这样吧,我给你留个地址,什么时候想叙旧随时欢迎。”

喻文州自是没有被这样昭然若揭的推脱欺骗到,他眸光中更多了几分缱绻,却是怅然一叹,“只恐你留了地址后便改换门庭,唯余庭春草深,不见人迹。”

叶修听着这样极尽温柔的慨叹在心中干笑地呵呵了一声,他深刻地意识到喻文州虽然平日多是端方君子作派,如果难缠起来简直不是正常人可以应付的。所幸他自己倒也不是什么正常人,面对这样简直像是唱词中演的长亭送别依依不舍的戏码,表现出一种快刀斩乱麻的坚决来,“文州说笑了,我若留了地址自不会轻易改变,便是有朝一日乔迁新居也肯定是会先通知你们,也好吃上一席丰厚的离别酒。”

对方略微颔首,“既出此言我也不好强留。只是尚有一事不解,不知可否为我解惑。”

“文州但说无妨。”

“当日不知你是如何与少天联系上的?”

叶修听到这个问题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在茶馆中喻文州发难时他便预想到会有此问,这便是双方谈判时隐而不发的底牌。正如他揣测喻文州与他兜着弯子叙旧的因由,对方也在试探他来到此地的想要达成的目的,他一脸随便地道,“少天确然是我主动去找的,不过也有几分阴差阳错的成分,当时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写了封信送到他驻地,约着在一家茶馆见上一面,之后便是我之前已经说过的从他那儿得了件武器,之后便再没有见过了。”说着他又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其实具体细节你可以问少天嘛,我敢打赌他说的会比我详细多了。”

喻文州笑语盈盈,“你说的我自然深信不疑。”

“这回真没什么问题了吧,”叶修伸了个懒腰,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然全黑了,“说到底,我从九十军出来后跑到这里想过几天安生日子,弄把枪什么的也就是多年习惯求个心安,估计以后也就当个闲散茶客了,文州只要不介意我时不时来你府上混吃混喝便好。”

“自然是毫不介意,”喻文州一派主人的雍蓉慷慨,“事实上若是你需要防身武器,大可随意来我这儿拿,敝处于这一方面应是绰绰有余。”

叶修摆摆手,“文州你真是太客气了。不过武器现在应该还够用,就还是提前说声谢谢了。”

“好,今日天色已晚,留你至此实是抱歉,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我便专门差人送你回住处。”

叶修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不知当日你与少天见面的那个茶馆叫什么名字,与今日同是一家?”

叶修皱着眉回忆了片刻,“那倒不是,只是我也忘记了名字,毕竟只是随意拣选的一个小茶馆。”

“这样啊……”喻文州似乎也若有所思,但很快又回归了之前的温煦,“那么今日与你便就此别过了,车已经在外面准备好了,把地址告诉司机便可以。”

叶修坦荡地接受了款待,然后便伸出手作告别礼。

喻文州很快也回之一握,然后便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直至彻底消隐。 


TBC


差点在“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后面无比顺手的接上“爱过,哦不接错台词了你继续说”,嗯,如果老叶这么跟文州说的想必也会笑纳的。

评论
热度 ( 2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