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三

*民国架空,年轻的海军部次长同时也是权重一时的军阀喻总,以及在一统天下的康庄大道上大步前行的老叶2333

*前两章 序 一    温情脉脉的铺垫完了后就该是认真算计的时候了深沉脸……以及黄少上线,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除了叶喻之间其他都是纯洁的兄弟情嗯【看我真诚的眼睛 0_0


“让司机送到后不急着回来,先在原地待命,然后再多派几个人,盯紧去向。”在叶修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时,喻文州的语气陡然冷冽起来,对之前一直隐于屏风背后的宋晓冷漠指示道。

“不知该是什么等级?”宋晓细致地追问道。

等级便代表了盯梢者的数目与水平,一般越是显赫要员,等级也越高。喻文州沉思了片刻道,“不需要技术多么高超,不论怎么隐藏行迹叶修要想发现总可以发现,但是人一定要多,一天三班连班倒,首要的是不能跟丢。”

“是,”宋晓干脆地接受了命令后便下去布置。


喻文州疲惫地坐回了椅上,揉着眉心思考着叶修今日的一言一行,这么一番试探得到的信息虽然不算多却也有几分价值。几乎在得到清党令的当天他便判断九十军内必然有变,刘皓作为直接指派的副军长,与叶修的矛盾却势如水火,何况叶修素来对各种主义都持冷眼旁观的态度,这种冷漠在平日不过是影响进一步晋升的绊脚石,在这种敏感时候却是态度暧昧的罪状。而叶修能于这场声势浩大的清剿中幸存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之前更为严苛的场面他也是举重若轻地度过去了,何况刘皓的真正心思还是放在夺权上,倒没有做到赶尽杀绝的地步。

而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叶修将来有何打算。

喻文州毫不怀疑叶修未来仍会掀起一番风浪,所谓闲散茶客这样的说辞从一开始就被他彻底否决。而今日虽然目睹了叶修懒散困顿的样子,却反而令他更加怀疑这种模样背后别有用心。那么粤地有什么是可以被叶修所利用的?人力?大隐隐于市,看似无序的喧闹中或者便有他想招揽的人。财力?当日国父虽然是从此地起家筹款,但叶修并非本地人士,想得到富商支持难以登天,况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商人少有愿意与动乱扯上关系,那么这一条应可以排除。物力?也极有可能,叶修向少天要武器便是一个很明显的契机,但直至现在也没有不寻常的大额物资转移报道上来,那么他所说的防身倒像是一个十分可信的理由。

喻文州仔细思考了许久,虽有了大致的思路却仍然无法确定叶修的目的,现今看来恐怕只能等他有了下一步行动再随机应变。

“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他低声一叹。


“黄少回来了!”喻文州尚处于沉思之间,突然便听到门口热闹的声音。他听到这些熟悉的喧闹也不禁一笑,便往门口走。

“少天,”他温柔地招呼着一身戎装的年轻军人进屋。

“军长!”黄少天对他灿烂地一笑,笑容明丽若夏日千阳。

“不知道在外面吃了没?正好我让厨师做了些点心。”

黄少天笑得越发灿烂,“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在享用点心的过程中,很自然地他们便说起了今日各自的见闻,黄少抱怨着上头运来一批火药十个有九个倒都是湿的,他听了之后也只能好言安慰,心中亦有淡淡阴霾。

然后他便说到了今天去茶馆见到叶修的事情,当然,他把这称为一场巧到不能再巧的偶遇。

他见着黄少天的神情明显便有些不自然,却还打着哈哈说,“的确很巧啊,我都不知道他到我们这儿来了,什么时候也去引见一下。”他忍着笑,状似无意地说叶修还让我帮忙感谢你最近给了他一把勃朗宁,原来你们最近没见面,那倒不知道是哪个体型声音都与你十分相似的人与他见上一面,看来我该好好找一找这个神秘人士。

黄少天像蔫儿打的茄子一般忏悔道,“军长,不用找了,我错了。”

“怎么个错法啊?”喻文州难得起了玩心,笑问道。

“我不该把我们军里的东西随便往外送。”

这重点抓的真好啊……喻文州默默地想,面上倒很正经地接着问下去,“还有呢?”

“送完之后我其实还有补救的机会,就是跟你说一声,但是我也没说。”

喻文州心底又是一声叹息,知道这样绕弯子恐怕是绕一晚上也绕不出结果了,直切主题地询问道,“在叶修联系你之后,为什么不告诉我?”

黄少天沉默了许久,“因为我担心你不会允许我跟他单独见面。”

喻文州看着他年轻的侧颜,依稀是初见时的锐利,却又并非全然相同。到底物是人非,他难得的在心中有了几分对时日飞逝的感慨,平静地说,“你觉得我会因为上级给的命令而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消灭,而你不会。是这个意思么?”

两个人之间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焦灼的沉默。

黄少天顿了很久后突然说道,“不,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


-TBC-


之前忘了说了文中所有涉及到军火武器制式就让它随风而去吧,我知道它一定充满bugQAQ

评论
热度 ( 13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