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五

*民国架空,年轻的海军部次长同时也是权重一时的军阀喻总,以及在一统天下的康庄大道上大步前行的老叶

*本章是喻·福尔摩斯·文州专场^^ 如果觉得剧情太扯那绝对是作者的问题跟喻总毫无关系

*前几章地址 序 一   


虽然现有的线索足够将茶馆变为一个突破点,但少天的描述毕竟也只是泛泛而谈,而偌大的广州市内散布着千百所茶楼,一一排查下来也非一日之功。喻文州本也不指望有一蹴而就的好事,再加上军内诸多操练调派军资等事宜千头万绪皆需要他过目,故而也只是交代着属下仔细排查,倒也不用过于心急。

但是过了一周尚一无所获的消息传来后喻文州也不免有些诧异。

他对着一张地图,仔细地观察勾画着,“虽然市内茶馆甚多,但应该也没到了排查不出来的地步。一周的光景,随便让廿十个人分片区一寸一寸搜查也该是够了的,怎么可能找不出一家茶馆来?”

宋晓亦是面有愧色,“我一开始也是不信,还加派了人马去查探,却还是无法找出一所符合黄少描述的茶馆来。所幸另一边的盯梢倒是十分顺利,叶修对那些人一无所觉,也没有发电报写信之类的行为,事实上根据邮局等记录的探查,给黄少的那一封是唯一一封,而近来他每日不是跑茶馆去消磨时间,便是去古玩,花鸟市场闲晃上一天。”

“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么?叶修怎么可能真的一无所觉。”喻文州笑叹道,全不似对部下的数落,“他现在倒真是全然一幅富贵闲人的样子,只怕其实为的是混淆视线,将真正值得注意的地点混在这些看似喧闹的闹市中。若我猜的不错,他倒是吃准了我总是不免多思的弱点。”

宋晓犹豫了片刻后突然道,虽然这话有些草率,属下也觉得军长有时候思虑过深,尤其在叶修的事情上有些谨慎过头了。他现在没有一兵一卒,曾经辉煌是不假但现在单枪匹马恐难成大患。”

“你便吃准他没有一兵一卒了?”喻文州语声中戏谑更甚,但还是温温柔柔地下着指示,“好了,不开玩笑了。就我之前说的茶馆,不妨扩大范围,旅店,酒楼,饭庄也计入考虑之内。至于具体地点上的范围,就从这一块入手如何。”他说着,精准地指向一块西南角的一块,修长纤细的手指间却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决与力量。


宋晓这时才回过神来,面对这样突兀的命令虽有疑虑却还是一丝不苟地迅速交代了下去,在回来的时候他见喻文州依然笑吟吟地坐在地图边,对他轻松地说,“想必你正在纳闷我为何做此判断。”

“望明示。”

喻文州就着地图上刚才所做的标记,娓娓道来,“之前我们之所以以为是茶馆,无外乎是因为叶修以及少天的陈述。叶修的话且不谈,少天自然是不会骗人的,但他一来是晚上出行天色已暗,二来是本身路程极为曲折,所以对方说是茶馆时潜意识自然会相信。但事实上旅店,酒楼,饭庄一楼的陈设与茶馆晚上看起来并不会有太大区别,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漂亮的陷阱。”

宋晓听到后也不免感叹叶修心思多端。

“而至于西南角的范围,还是因为你刚才告诉我的古玩,花鸟市场的方位,这样充斥着各色人等的买卖场合最适合与人交换信息,即使后面有人跟梢,一个古玩花鸟爱好者与买家交流也是最天经地义的事情。而至于为何一定是接头而非单纯闲晃,当日我去茶馆时便看见他对茶馆外的大街上发出了推断是赶快撤离的信号。事实上这让很多事情都说的通,那一方如今遭此重创,自然需要更为谨慎。而这样的接头形式虽然已经十分稳妥,但到底还是需要一个中介。”

喻文州顿了顿,“而这个中介应就是那不知名姓的地方,虽然这个中介与其他人的联系都可以凭借电报或者信件,但既然叶修本人很少发信,那么只能推测,他们之间的物理距离不会太远。甚至可能近在咫尺。”

说着他看向正朝着他们小跑而来气喘吁吁却显是已经有所发现的一位侦查官,微微一笑,“我们现在大概就可以揭晓谜底了。”


-TBC-


*大家可以猜一下名字是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可以猜的远目……

评论
热度 ( 1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