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八

*民国架空,本章回忆杀上线,意气风发神一般的老叶和青涩文雅的少年文州【在大家心都还没那么脏的时候的美好岁月……

*前几章地址 序 一      


“文州啊,你真是深谋远虑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叶修苦笑着说,“虽然很感谢你谈笑间便给我编排出了一只军队,我本人还是很能认清事实的。”

喻文州却只是懒散地用一只手撑着下颌,微微歪着头,“这对你来说难道会是个问题?”

叶修正色道,“你们现在一个个都跟大眼似的看面相人多智近妖,这趋势可不太好。未来这种殊无定数的事谁能说的清楚呢?连我自己也只是选了一条道便只好一路向前走罢了,或许将来某日为此悔恨不已也不是没有可能。”

“哦,我倒从来不知道你会为过去而悔恨?”喻文州一声轻笑。

“江湖子弟江湖老,前路漫漫,伤怀一下也是难免的。”叶修长叹了一口气,半真半假地问道,“文州你说你这么针对我是不是因为太喜欢我了才把我想象得无所不能?或者,看着我这么干脆利落地抛弃党国因爱生恨?”

“你的问题难得这么直截了当真令我不胜欣慰,”喻文州面不改色,“那么前一个问题确实如此。后一个问题也八九不离十。”


“不至于吧?”叶修刚刚掏出一根烟准备点燃,听到这样的答案手一颤差点便让火烧到了指尖,“虽然我知道我的确很受人欢迎但是没想到让你记挂至此真是太罪孽深重了……”

喻文州毫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感叹,“我刚才的回答大概有些太简略了,对于所谓抛弃党国我当然不认为你会是为尽忠义不惜随船一起沉没的人,不过当年旗帜一般的人物投入另一边肯定还是要多加防范。而对于第一个问题,我确实很欣赏你,一如多年以前。”

叶修蓦地看向对面自斟自饮的人,依稀是初见时冷静自持却同样深挚的模样。


那些都是多年以前的旧事了,彼时叶修正是风华正茂,而喻文州却只是带着救亡图存的理想进入军校的芸芸众生中的一位。与叶修的过去,开始与结束皆如一场仓促的梦境。

叶修自己也想不起来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了,大概是跟老魏打了几场又谈了几场后两个都不怎么循规蹈矩的人便迅速熟络起来,之后有一段难得没什么大仗的时日他就借着交流经验的名号去老魏的地盘溜达了一圈,老魏很慷慨地尽了一番地主之谊,在接风洗尘之后便把他拉到了自己办的讲武堂里,然后就拉开嗓子嚎了一通,“人呢?老方安排好的接待的人呢?”

然后叶修就看见一个看起来十分文弱的年轻人向他走来,虽然军姿与军容皆无可挑剔,却仍与周遭的肃杀之气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游离感。他走上前来,声音温雅,“魏军长,叶军长,方副军长让我今天来带着参观介绍,以及他正好有事情要找您。”

老魏眯着眼,艰难地回忆着,“啊我对你有印象,好像上一次勉勉强强过关的那个吧。好像是叫喻……”

“喻文州。”年轻人自然地接着,却没有多少尴尬的神情,“方副军长跟我说就大概介绍一下基本情况,如果是想看实战操练的话我可以去叫黄少过来。”

魏琛想着自己高徒的热情洋溢,意识到如果不提前交待一番,估计自己的所有老底估计都会暴露在叶修这么一个老狐狸前面,于是老魏很冷静,很沉着地说。“今天就算了,实战演练明天再看吧。老叶你就先跟着我学生逛啊,小心别迷路了。”

“老魏你才是啊,一路走好,”叶修情深意重地跟他握了握手,完全自己是主人正招待客人的派头。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