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九

*民国架空,觉得写回忆杀里同样理智却不失真挚深情的喻队好嗨,果然我喜欢岁月是把杀猪刀这种调调么【

*双箭头!表示现在再怎么坑来坑去以前也是真情实感童叟无欺的双箭头!琢磨着下文怎么甜一段时间

*前文  序 一       


之后就是老叶饶有兴味地听着年轻的军士介绍讲武堂的历史,渊源以及现有的规模装备。他很快就意识到对方对于该说的与不该说的度把握的相当好,虽然看起来一派真诚但是对于该藏私的部分却也做到滴水不漏,如果不是他在实战中有过接触与判断,这些点大概根本不会被注意。他们在走到军校生宿舍时,喻文州一板正经地介绍起了讲武堂的食堂。叶修忍俊不禁,终于忍不住发问,“你们每次对于外来人都这套解说词么?”

“并不是,”喻文州犹豫了一下,“应该说您是第一个来参观的。”

叶修一面在心里感慨大家真缺乏这种奔放自由的同志爱,一面长者作风地慰问起了年轻的军士,“那么你是专门为我来准备的这一套词吧。辛苦了。”

喻文州立刻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不,我很荣幸此番能与叶军长交流。”

叶修斜眼看着少年眸光中诚挚的仰慕,突然便想到刚才老魏说的那个勉勉强强过关的事情,随意地问了一句,“你是为什么想要投身军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之前该是个学生。”


叶修并不期待能听到多么超乎想象的回答,大概也就是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以取封侯的激昂话语。他见识过太多的年轻人,带着洋溢的激情与梦想踏上这条旅程,最后头破血流,尸骨无还。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使得他对所有理想的呼号与宣言都保持着一种冷静的距离,醉卧沙场君莫笑,这是他悬在九十军内的一幅著名条幅,淋漓的墨迹所真正意图表达的却是未展现于其上的下半句,古来征战几人回。

于是他以同样审视的眼光看向眼前这个固然举止文雅持重,却终究十分稚嫩的年轻人。在看到喻文州的第一眼,他就确信这并不是一个适合战场的人,他或许应该埋首于书牍纸端,或许应该游刃有余地操纵着金钱往来,但绝不是这里,这冰冷,残酷而只对实力顶礼膜拜的战场上。他轻描淡写地问出这个问题,却犹如伸出一把匕首,期待着理想的破灭。

“为什么……”喻文州轻轻重复着这个问题,突然轻笑一声,“大概是因为喜欢这种千军万马均于彀中的感觉?”

他看着叶修很难说是出于友好的鼓励而露出的微笑,突然反问道,“难道您不是么?”


当然,我的确是的。

但叶修并没有回答,而只是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或许并不是自己之前所预想的充满浪漫与激情的理想主义者。或许是个有趣的人,叶修在心里下了一个评语后便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那之前老魏说你勉勉强强过关是怎么回事?其实虽然认识你没多久,我还是挺欣赏你的,但很遗憾战场的确不是适合每一个人。”

喻文州很平静地回答,“您说的很对,我也质疑过自己是否适合这个地方,在体力上我的确存在一定劣势,但我并不认为这种劣势是决定性的,而对于一场战事来说,诚然单兵战斗能力是决定胜负的一大因素,但指挥者的排兵布阵也是至关重要。”

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是会有人在一上战场便是指挥官么?很遗憾,大多数人都是始于小兵也终于小兵。”

喻文州只是缥缈地笑了笑,“是的,这是一场豪赌。但时事多艰,有谁能真正逃离乱世的漩涡?”他的声音渐渐沉郁下去,“何况就算国内战事稍歇,以如今之环境,又如何阻住外敌环伺?”

他再次看向叶修时的眼神又回归一开始的清明,“叶军长,很感谢您对我所说的一切,但我觉得很多事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无需憾悔。我也听说过您当时从家里逃出投身军旅的往事,我很欣赏您。”

叶修看向喻文州,突然也懒散地笑了笑,“我也很欣赏你。”


-TBC-


说起来还差几个就五十粉了也试试点梗写文?喻总相关除了肉都可以其实……当然大家也可以愉快地忽略这句心血来潮的话,咳以及估计自己最多也只能写两篇OTL

评论
热度 ( 15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