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十四

*民国架空,人生第一次写肉就这么献给了叶喻,如果觉得太坑,我已经尽力了QAQ

*回忆杀终于全部搞定!喜大普奔地表示又可以跑回现实向尔虞我诈剧情还是挺高兴的

*前章 序 一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喻文州霍地惊醒,迎入目光的却是叶修慵懒的神情,“我今天说的话对你的影响比我想象中大,不过按道理说这种话你应该比我还擅长说才是。”

喻文州还没有完全从刚才那种闭塞的绝望中缓过来,声音有些沙哑,“我也知道不应沉溺于那些思绪,但情难自已,还打扰了你睡眠,真是非常抱歉”

“没事,”叶修一摆手后暧昧地将身体凑近,“我这人还是挺负责的,既然不慎影响到了你就顺便帮忙做做心理疏导。”他的手慢慢游走下来,解开了喻文州的衣扣,指尖顺着锁骨的弧度游走,缓慢向下,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下人身体轻微的颤抖,却丝毫没有反抗的意味,而只是任他予取予求。

“三界无安,有如火宅。”叶修突然轻笑着说,“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听过一个老和尚的讲经,大概也就是众生皆苦,而不止这一世,即连前世,后世,若不破我执,亦是茫茫苦海。我当时也年轻,便驳斥他说人若对万事万物都无执着与活死人何益?文州,你猜老和尚怎么答?”他说着,却以一个极富侵略性的吻贴上喻文州苍白而殊无血色的双唇,舌尖亦探进嘴里去细细舔弄。

喻文州被吻得意乱情迷,在叶修从容撤出后才恍惚地答,“或许他说,本身我们就应该超脱于生死?”

“八九不离十吧,”叶修笑笑,又将唇贴上喻文州的后颈,顺着对方的脊椎一路向下,柔和地触碰着肩胛。“原话是夫生有死,自世之常,此何足怪。听起来说了等于没说对吧?不过他有一句话我倒是挺喜欢的,他对我说,你只会为荣誉而死去。”

叶修已经将喻文州的衣裳全部褪下,在唇灵巧地活动时手也未歇着,揉捏着私处,指尖若有若无地擦过铃口,撩动起再难以平息的欲望。几缕呻吟从喻文州的喉咙口溢出,洋溢着情色的意味。

喻文州对这些风雨场内的秘而不宣的事情也略有了解,但当时他只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冷漠地审视如此有悖常理的行为。叶修的手此时已经顺着大腿细腻的线条探至双腿之间的密处,指尖在入口外极有耐心的流连。

他几乎可以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面颊泛红,身体打颤,断断续续的呻吟近乎哭泣,他怔怔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沾染在枕头上的泪水,突然听到身后一声轻叹,“算了,今天到此为止。”


叶修看出喻文州的怔状,尴尬地咳了一声,“虽然我不确定我现在说自己是个正人君子你还信不信,不过这种事我也没做过几次,这里也没有药膏,总不能伤到你。”

他把喻文州的衣服递给他,没正形地说,“文州,别呆在这儿嘛,想要我帮你穿?”

之前一直沉默着的喻文州突然将那些衣服掀到地上去,不顾一切地抱住了叶修,“不要管那些,我们继续。”

叶修被这种热烈奔放到简直不像本人的喻文州深深震惊到了,“你……就算喜欢我也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来表达吧?其实来日方长,虽然我再过两天就回去了但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

喻文州只是摇头,他脆弱地笑了笑,“那位大师说你只会为荣誉而死去,而我又何尝不是沉溺于诸般欲望不得超脱。你之前说的很对,战场上殊无定数,朝生暮死方是常态。你不需要顾忌我,痛苦或许更令人清醒。”

他说着,闭上眼睛,往身体里探入了一根手指,艰难地自己做着扩张。

叶修一时语塞,看着喻文州显是心意已决后叹了口气,止住了他的动作后将自己的手指放了进去。他的动作娴熟很多,但疼痛依然无可避免,而喻文州却至始至终未发一言只是默默承受,一根,两根,三根,叶修的手在对方体内轻轻转动,微微扩张。

“叶秋,”喻文州终于无法忍受这样漫长的折磨,艰难唤道。

回应他的是一个吻以及直接的进入。


第二天叶修起来时看到喻文州尚还在沉睡,便没有去打扰他。他从床上下来,坐到昨天喻文州挑灯看信息战的那个椅子上,书桌上的陈设与昨晚别无二致,但这些熟悉的景致却令他恍若隔世。

他心思复杂地看着喻文州沉睡的样子,想到昨晚一霎那在脑海中闪过的惨烈场景,缓缓吐出一口烟圈,他的确不希望喻文州死,但同样他也明白对方心如磐石,认定了选定的道路后便再不会更改。他想了想,突然拿起了书桌上的一管毛笔,微微润墨后便准备写信。

他在信的起始处端端正正地写上了魏琛的名字,然后便是一些惯例客套的辞行以及感谢的话语,也顺便夸了夸他学生这段时间对他盛情的款待,之后他笔锋一转,说到自己知晓最近政府公派留洋的留学生似乎有几个名额,他觉得不妨让那个这段时间跟他颇有交情的学生去,但这也只是他的一些浅见,具体决定还是由魏军长自己来定。

他将这封信一挥而就,又读了几遍这虽然没有提喻文州一个字目的却十分欲盖弥彰的信件,然后便封了口出门招呼着伙计去将这封信投递出去。

广州城刚刚经历过一场大雨,一扫之前的酷热而皆是凉风拂面的清爽。叶修心旷神怡地立于风中,看着信差带了信件离开。他这封信件并没有直接反对魏琛之前的决定,而只是巧妙地给出了另一个选择,“或许在国外呆个几年对彼此都好吧。”他自言自语。

一层秋雨一层凉,终究酷暑已成过去,而未来应也是明媚清爽。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