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十五

*民国架空,大概就回归现实继续各种勾心斗角谈条件→_→

*虽然回忆杀告一段落了但以后应该还是会补一个番外来具体讲讲这六年之间的世事变迁

*前章 序 一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终究,那些都是经年旧事。


那个夏天永远地停留在那层骤雨之前,而之后便是鸿飞东西,空余几点雪泥鸿爪让人凭吊。但或许这种对往事的流连也是一种奢侈,六年时光倏忽而过,而再见时喻文州已是粤地的主政者,沉稳地对他一笑,相当自然地伸出手,“叶军长,好久不见,希望合作愉快。”

那时六十一军已经历过几次改朝换代,连带着这个城市在几场战火的摧磨下也是面目全非。叶修看着白色的飞鸟从有着哥特式尖顶与精细的彩雕花窗的教堂间凌空而起,而喻文州依然从容地等着他的回应,清俊的脸上没有丝毫不耐的神情。

“喻军长,好久不见。”

眼前的人熟悉得让人陌生,连带着所有周遭的景致。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他从回忆中彻底醒转,看向眼前喻文州似笑非笑的面庞。他有些疲倦地想自己可能是真的老了,明明谈的是未来若兵戎相见当如何,却想到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往事。叶修清了清嗓子,“既然话都说清楚了,我也诚恳地澄清了自己的来意和去向。差不多就到这里吧。”

“这是在下逐客令?”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酒。

叶修摆了摆手,“就是讲了半天有点累,你慢慢吃,我先歇会儿。”

喻文州看着他疲倦的样子知这的确做不了假,一笑后随意拈了些吃食细嚼慢咽起来,“我刚才也就随口一说,别往心里去。”

他似乎是真的也有些意兴阑珊,露出些交心的意味,“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上峰的任务要完成,下面的局势也不能乱,弦绷得太紧难免有点风声鹤唳。”

叶修还没从倦意中缓过来,懒懒说,“一贯只见喻军长周旋于各方之间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这算是在跟我交心交底?”

“差不多吧,”喻文州的语气毫无波澜。

叶修发现自己终于彻底放弃去揣测喻文州真实的情感,如果是八年前或许他会好言安慰,但现在他们既回不到从前的亲密无间,也无法真正交流肺腑之言。“大家都挺难的。不过以我现在的境地也帮不了你什么,只能陪你一醉了。”

“或许我们尚可以互相支持。”喻文州突然说出这么一句令叶修始料未及的话。


叶修在脑海中稍转了片刻便知道喻文州这打得什么心思,于是他出言确认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合作?”

“是的,”喻文州微微颔首,“虽然你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但去了红区后应还是有发展贸易的需要,而红区现在正逢经济封锁,作为一个港口城市广州在这方面难道不是得天独厚?”

这种直接送上前来的免费晚餐反而令叶修踌躇,他皱着眉对道,“虽然你分析的很对,但我很难想象你完全不加限制就给出这么优厚的合作条件。”

喻文州笑得闲雅,“果然我们说话就不需要更多弯弯绕绕了,条件也很简单,为以防走漏风声这种交易不能被进一步扩大,如果要和私人企业做生意的话,其他地方我大可置之不理,但我治下却恐怕是不行的。”

叶修思忖了片刻,挑眉道,“这些条件也算是相当公道,只是怎么看都不是你一贯的风格?确定没有任何附加?”

“附加条件自然是有,”喻文州微笑着,倒好像的确走起了和气生财的路子,“不过我会在你到达红区之后,附信说明。”


叶修听到这些话便知道今天恐怕是套不出什么了,于是他便十分郑重地说,“那么我接受你的条件,虽然考虑到那边的人事更迭之后还可能有变数,但至少在我这里,这些条件我暂且同意。” 

“那么就这样吧,”喻文州干脆利落地终止了这个话题,却突然从随行物中拿出了一物,“想到这么多年难得一见,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虽只是一个鄙陋的小物件却也聊表寸心。”

那是一个相当精致的玉佛像。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