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十六

*民国架空,又忍不住开始撒狗血,以及表示我果然是深深苏着喻队啊躺倒.......

*回归了每天更新的好习惯默默求评论求点心QAQ

*前章 序 一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叶修一眼便看出那佛像细腻精致的线条显是出自名家手笔,而玉也是用的上好的羊脂玉,晶莹洁白,光华流转,绝非对方所说的鄙陋,他不禁在心里感慨喻文州真是舍得下血本,表面上却只是仔细端详,片刻后洒然说道,“既承如此盛情,我也就笑纳了。”

喻文州也注视着那尊佛像,眼神幽深,“我想着你大概是没有时间的,于是昨晚去请了光秀寺的住持为它开光,望日后能佑你平安。”

叶修听了喻文州如此轻描淡写的叙述却是心中一震,缓缓说道,“我竟不知你现在如此笃信佛乘?”

“信或不信,大概也就是求个心安。”喻文州闲闲答道,“众苦充满,甚可怖畏。如我这样无法脱离三界的凡夫俗子也只能寄心于这些物件上聊解忧苦。”

叶修略略皱眉,喻文州明明是微笑着对他说这些话,神情中却有一丝不可琢磨的悲哀。但他现在稳居高位,声名显赫,权力上几可与中央分庭抗礼,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烈火烹油之势。叶修半晌后方接道,“我终究还是无法把自己的命运放在这些无觉物件上,但谢谢你的好意。” 

他语音未落,一直紧闭着的房门却在此时猝不及防的被撞开,叶修毫无犹豫拔枪,直直指向指向门口的搅局者。

喻文州很快也做出了反应,但在看到门口人的那一霎那他却皱着眉放下自己的枪支,语声冷凝如冰,“我记得我说过谁都不能进来。”

闯入者正是宋晓,他脸色惨白,额旁尚有淋漓鲜血流下,艰难说道,“郑轩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但事出突然,越秀路起了暴乱。”


喻文州立时站起,沉声问道,“有派更多军队过去吗?现在局势如何?”

宋晓立刻答道已经增派了军队过去包围了暴乱地点,阻止其进一步扩散,只是尚不确定是否动用武力,而在他离开时闹事者还是气焰高涨,交涉言辞中竟是直指高层,宣称要现政府直接下台。

喻文州听着这些狂妄之语,至始至终都是好整以暇地微笑,只在最后问道为何这些闹事者是否有解释他们起事的根由。

宋晓踌躇地看了一眼叶修,显是不确定在他面前讲出根由是否合适。喻文州挥手表示无妨后他才说道,“因最近抓的人很多惹得人心惶惶,那些闹事者有的是学生,与被抓者相识故而堵在接头抗议,有的是本地黑帮趁机扰乱局势以图从中牟利,更有的……”他犹豫片刻后还是尽量压低了声音,“恐怕是从别处专门派来的煽动者。”

“反对者都已经是众志成城,其利断金,你们却在如此关头当断不断?”听完所有后喻文州含笑冷嘲道。

宋晓艰难地握紧拳头,“只是若贸然开枪,恐怕……”

“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喻文州冷冷下了断语,“传令下去,先尽力驱散,严正声明执迷不悟的后果。及时离开的人既往不咎,而一小时后若仍未成功就动用武力,舆论方面我来想办法。”

宋晓迅速的退下赶赴事件现场。在下了这一系列命令后,喻文州又转回身来,如同刚才那些事情全然没有发生般漫然谈着六道轮回,诸生沉浮其间,不得超脱。叶修一直都只是冷眼旁观,看着他谈着如此残酷时依然不改的端然微笑,突然便想到了老弱妇孺坊间所传颂的佛号,说他宛如菩萨在世,保佑安康。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