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多CP】你往何处去 下

*古罗马架空,主要讲喻总和他生命中的几个男人的故事【泥垢】正经地说每个西皮单独成文,连起来则是共和国晚暮时期到帝国的兴盛以及最后何去何从的迷惘。

*第一部分Assassin是叶喻,第二部分Victory是黄喻,第三部分Conquer是周喻,第四部分Illusion是王喻,这一篇是王喻。第一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这一章其实基本就把我想写的主旨给写完了,最后整理一下涉及到的历史背景。


Illusion

在合约之后签署之后本来危急的事态缓缓平息了下来,那些曾经蠢蠢欲动的行省在执政者铁腕的威胁以及军队压境的压迫下终究选择了搁置叛乱的计划而献上忠诚的宣誓。罗马城回归了以往的热闹,而喻文州却在一切结束之后疲惫病倒。而这件事情却带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连锁反应,帝国的大祭司以祈祷的名义亲自登门拜访。

“大祭司,真是难以想象我这样微不足道的病症却劳动您大驾光临。”喻文州在迎客时说的自谦之词里带着毫无掩饰的笑意。

王杰希的行止与仪态是他一贯无可挑剔尽善尽美的风格,他走近喻文州的床榻,却好像是走近朱庇特神庙的祭坛,“我一贯关心罗马每一位公民的命运。”

喻文州半靠在枕头上,轻轻扣着床边木制的桌台,“好吧,那就让我们开门见山来谈谈广义上罗马这座城市的命运。抛却你那些晦涩难懂的语言,告诉我在夜观天象后有什么新的发现?”

“人是如此一种复杂的集合,兼具了高尚与卑下,贪婪与慷慨,光明与黑暗,即使是那些天上俯瞰一切的星辰也无法尽悉预测人行为的轨迹。但或许有一点我的确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的国家将在不远的未来遭遇外敌的侵害。”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我们的国家时时刻刻都面临来自外部的威胁,但那并不可怕,正相反,在与强大的敌人的殊死抗争使我们从当年的一个弱小部落成长为今天这个庞然大物,勇气与荣誉驱使我们去向最危险的地处开拓疆土,而公正与善良则使公民以恭敬的态度祭祀神明,以诚心实意的态度对待朋友。”

“但这些都已成往事。”

他看向王杰希,低声一叹,“我曾经震怒于周泽楷的背叛,现在却只觉得深深的伤感与惋惜。他说的剥削与残酷都毫无疑问地存在着,而且不仅是他所处的高卢行省,更是帝国的每一个角落。当财富可以为你轻而易举的购买任何事物时,权利,婚姻,军队,贫困被认为是耻辱,而廉洁则成了恶意,同狂妄自大结合在一起的奢侈与贪婪将这个帝国由内部腐坏起来,在这座如此大又如此腐坏堕落的城市里我们或许不会亡于外敌,而亡于自己。[1]”

王杰希默然将自己的手覆上了喻文州的手,“我此来本是为了提醒你城市的另一种异动,现在我却有些踌躇而不知是否应该告诉你。”

“但说无妨。”

王杰希的半边侧脸掩在黑暗中,而眼中却闪耀着某种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在你离开的时间里元老院有许多私下的集会在幽暗的角落里举行,我无意提醒你多年前的三月十五日,但希望你多加防范。”

“刺杀?”喻文州大概真的是被这场病以及之前的那场战役折磨的极其疲惫,听到这话后不仅没有震怒反而慵懒地笑了笑,“他们何必如此大费心思?当年那场刺杀将叶修送上了神坛,我倒也愿意用自己的骸骨来换得一个神名,何况我最近本来也有恢复共和国的心思,”他指了指床头一卷资料,“那里面有帝国的总情况,我本是已考虑把它交给元老们的。”

王杰希随便地翻了翻那卷记录详尽的材料,“你可以考虑好好嘉奖为你准备这份资料的人,但我确信你最后会改变主意,而这份资料恐怕也会变得毫无用处。”

于是他便放下了那份资料,“我太了解你了。”

喻文州疲倦地遮住眼睛以避过从窗外射进来的炽烈日光,“你总是如此洞察人心到令人恐惧的程度,但或许我这一次便的确想要抛弃一切就此归隐?毕竟,叶修的前车之鉴于今不远。”

“但你会改变主意。”而王杰希只是冷静地重复了这句话后离去。

 

一个星期之后喻文州以感谢大祭司的祈福的名义回访了神庙。他看着洁白的大理石所构筑起的巍峨而庄严的神庙,默然向神祗献上自己的致意后方走了进去。

“尊敬的执政官,欢迎光临敝处。”

喻文州却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诸神之王高大精美的雕塑,“他们就如此注视着我们,看着我们这些可悲的凡人为各种权利或者欲望奔波劳碌,如此的超然,如此的,冷漠。”

王杰希平静地抬起眼,却并没有直接批评他这种渎神的行为,“我想你只是在这一次清理后陷入了迷惘伤感的情绪,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总能做出如此准确的判断,但你自己的想法却为何永远模糊如迷雾?”

王杰希与喻文州遥遥对视,两个人的眼神皆显得晦暗而难以尽明,王杰希突然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我的想法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把国家交给多人控制或许会避免专断,但却无可避免地走向了混乱争斗的泥沼,而这便是几十年前我们所面临的境况。我不会对你为达成目的的手段做出任何评价,但有一点是确信的,神祗无法拯救罗马于这种世俗过分的困境。”

喻文州当然明白他隐晦的话语背后的所指,这个国家已经到了无法承受进一步的腐坏的地步,但这种腐坏的趋势却是不可逆的,他所有的杀伐与权谋都只能暂缓这个过程而无法真正停止,他突然想到古希腊神话中坦塔罗斯,目标看似可及却永不可达到。

 

他默然看向窗外,似乎是对王杰希倾吐,又似乎只是自己的喃喃,“你还记得曾经努米底亚蛮王朱古达离开罗马时所说的话么,‘这是一座待售的城市,当她找到一个买家的时候就将开始衰败。’他固然后来败于共和国的军 队下说的话却不无道理。”

王杰希依然是十分冷淡的神情,“万事有其尽时,我以为你不会相信所谓永恒之城的花哨伪饰。”

“你说的很对,这一切不过是我们自欺欺人的幻象,”喻文州看着神殿外的热闹,静静地答。

窗外是新建的广场和吵嚷的人群,而角斗士决斗时所发出的的呼喊也隐隐约约地随着所有的喧闹一起传来,而另一方向则是当年那举办宴会的圆形剧场,此刻正上演着特洛伊中争夺金苹果的片段,高高在上的神祗与凡人一般陷入嫉妒与贪婪的情绪而为之不休争吵甚至挑起战乱,王杰希的声音飘入他的耳中,“你悲叹于人世的沦落,而我所侍奉的神祗何尝不是每况愈下。他们不再是可敬的,为人膜拜的,而更多是为人取乐的。当年淳朴的先民万物皆有神的信念被渐渐冲刷殆尽,而新的宗教,那些声称这个帝国内的每一个人都负有罪孽,只有信奉那唯一的神方能得到救赎的宗教却在角落开始萌芽。那么若我刚才所言成为了唯一的真理,那些神祗恐怕也要感慨未来何去何从。”

阳光如故地升起,一如许多年前所有人都还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一如几百年前他们的祖先尚自筚路蓝缕艰难开拓的时候,而帝国,这个现在看来永恒的帝国却在所有的这些忧虑与危险上繁华无限地伫立着,QuoVidas,哲人拉丁文的叩问无法激起普通的民众的忧患,在彷徨歧路上,唯余最后无力而悲哀的感慨,这庞大的帝国,这帝国中栖居的人们,你往何处去。 

FIN


[1]本句出自撒路斯提乌斯的《喀提林阴谋》

[2]在Assassin一章中三月十五日指恺撒遇刺的日子,而很明显本文对此的反复强调旨在凸显在共和国晚暮时期贵族派对于秩序的打破者的反扑

[3]黄少的那场远征的顺序遵循了当年卢库鲁斯依此征服米特拉达悌六世和提格拉尼二世,事实上这位古罗马的杰出将领甚至打败了帕提亚,也就是安息帝国,本文选取了前两场战役

[4]在Conquer一章中三个军团的覆灭与瓦鲁斯被阿尔米尼乌斯伏击而全军覆没的历史事实相符

[5]在Illusion也就是本章中最后所提到的是早期的基督教,当时多神教已无法满足人们宗教领域上的需求,而信奉人有来生,只要信仰上帝便可以去往天堂的基督教无疑赢得了很多贫苦人民的心,但本文的背景大致是公元1世纪,故而它仍然是一个不被官方认可的宗教。

[6]最后深深感谢显克维奇,他有关尼禄时期早期基督教的小说写的相当动人,也推荐大家去看。


后记:

基本上写这篇文章首先是因为个人对于古罗马的偏爱,这个辗转尝试过各种政体继承了希腊一部分的思辨思维又发扬出了自己风格的文明从现在的角度审视无疑是很迷人的,我真诚地希望自己没有过分的歪曲人物性格,某种意义上在荣耀这个拼搏的舞台上,全职中的人物也谱写出了自己的史诗,这种从无至有的过程,这种在艰难险阻前亦不言放弃的风格,虽然依然觉得自己写的有些晦涩,但是真诚地希望会有人喜欢这篇文章,并留下珍贵的评论。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