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二十一

*民国架空,存稿终于用完了,忧桑地赶稿去……


二十一

他抚上照片中一席素白长衫的青年,若不加标记几乎便让人以为是一个初出大学没多久的学生,在一瞬间他几乎以为时间从未流逝,而画面中的人依然是那个伴他游遍广州城大小巷子一心仰慕他的青涩军校生。但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他将报纸推到陈果的面前,平淡地说,“对喻文州这个人,心脏程度就算不比我高,也差不了多远。他如果真的为下达这么一个命令就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的话,估计也不可能活蹦乱跳的活到现在了。”

陈果对比着画面上人的清秀而略带些忧愁的神情与眼前叶修慵懒的样子,发现自己终于还是无法信服所谓心脏程度跟叶修差不多这种话,“那你觉得这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剧目?”

“那倒不是,我之前感慨这是一场精妙的双簧是说喻文州出来的时间真是卡的恰当好处,你如果仔细看报道可以发现黄少天之前其实已经把问题全部回答完了,而且在喻文州出来时他也是相当始料未及的样子。应该说所有呈现出来的事实都是真实的,甚至喻文州的自述,以我对他的了解,也有百分之九十都是真的。至于剩下百分之十嘛……”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另一个问题,“我之前说的那个传信的人查出来没有?”

陈果立时拿出一本经过暗文加密过的账本,严肃地说,“找是找到了,但是他坚称上面给他的讯息就是让学生静观其变,而他的上线则坚称自己明明传的就是阻止行动的消息,两方各执一词,一时难以判断。但他们都坚决地否认了同黑帮有联系这件事情,说那些混进来的黑帮应该是通过不够严密的学生处知道的。”

叶修冷笑一声,“我挺能理解喻文州最近的辛苦的,没日没夜清查,而且还缺乏足够的线索是够让人费心劳神的。”他突然掏出了一把枪,“不过,很可惜,虽然我十分体恤他的辛苦但这件事情注定要成为无头之案了。”

陈果悚然一惊,“这是两个都要直接除掉?”

叶修的神情依然暗暗沉沉的,“看情况吧,不过不能再等了,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那件事决不允许出任何偏差。”

 

总督府里,喻文州一脸淡漠地在内室里看着书,而外室尽是搬运典当的人来人往,几乎是要把大半个府邸搬空的架势,黄少天走了进来,一脸十分肉痛的样子,“你当时怎么都不跟我商量一声就,唉……”

喻文州对他柔和一笑,“我跟你商量下,然后把三分之二减到二分之一?”

黄少天还是挺心痛的样子,“至少我帮你分担点嘛,你突然抛出那么多石破天惊的话,什么历史的罪人都出来了,把我完全给弄懵了。”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少天这是生气了?其实我也理解你为什么气,但是思前想后还是不想让你一个人扛着。”他似乎也有些自嘲,“后来想想,反倒是我太莽撞了,你之前本来已经解释的很好。”

黄少天连忙矢口否认,“诶别别别,军长你那些话说的真的挺感动人的,我就是觉得你没必要对自己这么狠。”

喻文州环顾了一下雪洞似的房间,平和说道,“纵有广厦千间,夜眠三尺之地。这宅子细究起来也不是我的,捐出些东西给更需要的人对我自己其实毫无损失。我倒觉得外界着实过誉了。”

 “军长,告诉我最近是不是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在发生。” 黄少天默默看着他现在并肩战斗战斗的战友,年轻时的同窗,突然问道。

喻文州表情上毫无波澜,“少天说哪里的话?如果真的有大事我自然会告知你,而那些细微小事也不需要事事告知。”

“但是你显然最近是为了某一件事耗费了很多心神。”黄少天直截了当地指出,“说真的军长我也不太信你最近这么辛苦只是因为烦恼怎么补偿那些无辜死伤的学生?这件事背后,或许别有阴谋?”

“或许如此,”喻文州给出了一个相当模棱两可的答案,“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必定会被相当妥当的解决。”他轻轻拍着黄少天的背,但神情却冷漠之至。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