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二十七

*看到起点新出的通告后第一反应其实是我本子还没买够呢,还有好多喻总相关本子想收QAQ 应该不会弃坑,虽然速度估计会非常龟速……

*如果觉得有喻王或者喻肖绝对是幻觉【暗搓搓的喻总总攻党www】


二十七

当日的会议在最后交代了一些勘灾以及财政方面的事宜便结束了。喻文州还是最后一个从会场走出的,目送着所有的宾客都尽悉被接待着去休息后依旧默然伫立。

“王军长或许可以告诉我今天早晨所言为何?”他突然对着空旷的四野柔声说道。

“你是真心赞同刘皓的提议么?”王杰希缓缓从阴影中踱步走出,却是答非所问。

“赞同不赞同难道十分重要?”喻文州轻巧反问。

王杰希与他冷静地对视几秒后淡淡回道,“自然不重要。今天早上也只是随性之说,同样不重要。”

他说完便要转身离去,喻文州在他彻底背过身去突然低声告知叶修尚且安好。王杰希身形略微一顿,许久后方应道,“这自然是好事。”

“大概吧。”喻文州的声音越发飘渺无形。

“他近来没有和我联络。”王杰希突然相当利落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有的时候你总是顾虑太多,对人揣摩得越多行动上反而越受钳制。于今之世,我也只能说这些。” 

喻文州轻轻一笑,与之前的客套相比多了几分真心,他回想着王杰希那只稍大的眼睛中所闪过的微光,在心里回道,“不胜感激,大眼。”


晚上惯例是才子佳人翩翩起舞的晚会,虽然在这种的会议中才子颇多而佳人却十分难寻,因此仅有的几位如苏沐橙,楚云秀都是邀约不断,与苏沐橙同来的肖时钦自然变得形单影只,但他也没有去喧嚷的舞池中掺和,只是为自己要了杯甜酒和一碟马卡龙,看着舞池中灯光闪烁倒也是颇为自得其乐。

“不知肖副军长对今天的点心可还满意?”一个柔和的声音突然如丝绸般擦过肖时钦的耳畔,他悚然一惊,几乎要从椅子上掉下来,却被一只手稳稳一扶,迎上便是喻文州笑盈盈的脸。

“相当满意。”他客气且友好地回道。

喻文州此时已落座在他旁边,顺着他之前的视野看过去正好能看见舞池中皆是光华夺目的孙翔和苏沐橙,他们在军队中皆以面容姣好著称,但同处一室后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之感。即便是今日晚会这般放松的场合,也都似乎在刻意的避开对方,从舞池中换了这么多次舞伴仍未有一次牵手便可见一斑。肖时钦注意到了喻文州饶有兴致观望的眼神,也顺着看过去感慨道,“苏姐和孙军长看起来是有些不太来电啊。”

 他如此坦荡反而很好地隔绝了外人探究的讯问,喻文州自是了然他的意图,从容转身举杯为敬,眼神中依然是款款笑意,“那不知肖副军长对这做何想?”

“我毕竟到九十军不过几个月,对这种感情方面的事情也不好多加置喙,”肖时钦回答得十分滴水不漏,且不动声色地将这种本来可以大做文章的将相不和转变成了年轻人之间无伤大雅的小别扭,“不过我当然是希望苏姐和孙军长以后能更加亲密无间的合作,毕竟民齐者强。”

“来日方长,以肖副军长之才,一切问题想必都将迎刃而解。”喻文州依然是温柔如水的语气,肖时钦却未敢有丝毫懈怠,仍然是相当一丝不苟地答着“过奖了”,心里却颇为打鼓,想着这位方策精详闻名的战术大师说着这些客套话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不知有何后招。

但出于他意料的是喻文州却一直与他相当平常地聊着天,从广州近来的天气漫谈到武汉的小吃,他听着六十一军军长竟是十分随意地列举着诸多早间名点,熟悉之余也有些大跌眼镜,暗叹之前或许对喻军长提防过甚,这么一番天南地北的闲聊后觉得对方也颇值得结交。

“说了这么久,我倒也有些怀念故乡了。”他在甜酒将见底时,惆怅地摇了摇杯子感慨道。

“故乡风物之美自然是别处难以取代的。但有时世事弄人,鹤唳华庭,可复闻乎?”

喻文州如此随意之用典却使肖时钦又一次警觉起来,但此番他的应对则冷静的多,“与喻军长交谈这么久,想来纵有他意亦非恶事,喻军长不妨直说。”


喻文州微微颔首,然后便引着他暂时离开了会场,来到一个隐蔽隔间内,内里只摆着一张桌子,唯有一页写满了字的纸张摊开平放在书桌的玻璃夹层下。

他知道这便是对方示意自己要看的东西了,走近后从头到尾细细阅读了一番。读罢只觉心惊肉跳,却终于对喻文州之前所引的陆士衡之典心有戚戚焉。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