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二十八

*总有种填了上顿没下顿的感觉哎…… 二十七


二十八

肖时钦勉强平息了心神,对着这份显是在牢狱中写下的凌乱供词斟酌了片刻后审慎问道,“看这份文书的落款,似乎是九十军情报情报科科长陈夜辉所写?”

“肖副军长用了似乎一词,看来是对这份资料之真伪尚有疑问?”喻文州和颜道。

肖时钦神情有些犹疑,又对那份纸张更为细致地端详一番后谨慎说道,“并非疑问。而是因为兹事体大,不得不明察。”

喻文州笑而不答,轻轻击掌三声,便有一精明强干的干部从另一暗门中出来,躬身道,“不知军长现在是否需要把陈夜辉带上来。”

肖时钦心下一震,也不知是为刘皓陈夜辉做事之愚蠢失察所动容,还是为对方此刻握着全部把柄却还愿意谈判的意图所迷惑。他疲倦地摇了摇头,示意现在尚不是直接当堂对质的时候,何况他本身对这件事情也一无所知。喻文州了然挥手,那刚才无声无息出来的干部此刻便又如烟般消失了。


“肖副军长看来现在是相信了我所提供的信息。”喻文州轻笑道。

他对肖时钦说话的语声越是温柔可亲便越是让肖感到毛骨悚然,他第三次研读这份供词的时候只觉身处危崖,崖下看似风平浪静之下却有极险恶的暗流涌动,甚而到了直露杀机的地步。他抬头看向对方波澜不惊的面庞,沉声问道“不知阁下对这份资料意下如何?”

喻文州柔声说道,“我素来主张和平,把这份资料给肖副军长看自然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想来你加入九十军也是怀着同样愿景。而另一方面这件事情捅出来对双方恐怕都不好看,甚至可能致使兵戎相见的恶果。”他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在肖时钦肩上,“但这终究是我一些鄙陋浅见,不知你如何看?”

肖时钦对喻文州说的那个恶果自然心知肚明,但也谨念着自己是为九十军的利益而来,面上不露声色地说,“我自然也主张和平。只是不知为了达成这个共同的目标,喻军长打算开出什么条件?”

“我不是贪得无厌之人,”对方微微笑道,“只要将刘皓逐出嘉世且以后友好往来便好,自认这已算十足的诚意,端看肖副军长是否愿意同结吴札郑侨之好?”

肖时钦沉吟了一下,“九十军自然愿意同六十一军互通来往,但刘皓毕竟有很深资历也曾是我军副军长,即使现在屈居下位也依然有他本身的地位和势力,贸然驱逐恐怕会引起混乱?”

“那么这便是九十军的家事了。”喻文州轻轻巧巧地将问题推了回去。“余言已尽,不多叨扰。”

他相当潇洒地离去,却留下肖时钦独自陷入了困扰的沉思,想着如何才能妥帖的将这件事情告知陶轩。


喻文州回到会场便看见之前就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郑轩在舞会将近时依然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倒有几分端看东西南北我自巍然不动的从容。他无奈地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郑轩,问着交代的事情做好了没。

郑轩偏了偏头示意人不就在那儿吗,喻文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正对着依然在舞池中端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苏沐橙,一晚上过去倒像是一点没有疲惫依然游刃有余地周旋于众人中,只是眼神一直都是冷的。喻文州默然眺望片刻,想着她与叶修亲若兄妹的关系,又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个对这种场合能躲就躲如果在此刻恐怕也是猫在角落里图清闲的人,想着这个半吊子舞者与曾经同样不善跳舞的自己携手的时候。眼前光华流转,连曲子都宛然是当年的旧曲,不是时下流行的吵嚷,而更为安稳,更为悠缓,舞步也是从容地从一个点缓缓落在另一个点上,踏错时不像现在登时便被更强的鼓点所遮掩,而是凝固定格在了那一处,十指相扣,对视的目光中一方还有些慌乱另一方则是全然的从容不迫,调戏地一笑后,挽住腰一旋便进入下一个乐章。

而风声变换,这么一个转身就是近十年的光景从中流淌而过,春寒料峭,他仿佛一个旁观者,从高处俯视着此刻虽身处热闹人群却孑然一身的自己,想着他的心大概也早就冰冷不堪。

“代我告诉宋晓,看紧苏沐橙,尤其在她可能与叶修见面的时候。”他终于讽刺地发现,已逝的过去不值得悲叹,值得悲叹的是再如何感怀唏嘘过去都无法打断自己下达这种理智而与感情全然无涉的指令。

-TBC-

评论
热度 ( 9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