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无授权渣翻】【L月】Ghosts

文章属于Vashtijoy,我只是一个无良且自娱自乐的渣翻译君

Ghosts原文地址【推荐读原文】

AU. Light is raped in prison. Oneshot.


以下渣翻,初次尝试,顶锅盖表示请勿拍打→_→

【鬼魂】

最终,月总结道,人们对于强奸有着完全错误的看法。


穿透并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毋庸置疑,那是痛苦且羞辱的——被那伙暴徒来回传送把玩,不断重复着的灼热而撕裂的侵入,仿佛一只无力的玩偶,一只被拼凑起来放在盘中的雏鸡。随着兴奋的叫喊声以及讥笑声,他们将他操弄入尘埃。这无疑令人作呕,但他尚且能够忽略。所有的这些,他都可以忍受。


而真正长久留存印记的其实是殴打,以及随之而来的恐惧。那些毫无防备时狠狠扇在脸上的巴掌,伴着污秽的烟鬼们指头上恶臭的焦油味,熟练地掐拧下去,不给一点喘息或是回咬的机会。那些步步逼近的人群,无处可跑,无法可逃。那些让他的肾脏都纠缠在一起的拳脚相加,使他瘫软在地再无法移动。那些踏在脸上的长靴,断续的喘息从破碎的牙齿,骨头和碎肉中传出,而之后踢在鼻梁上引起的塌陷与流血使他模糊地想起在曾经的另一种人生中他的母亲切碎芹菜后做出的沙拉。还有施加在他写字的手上的践踏,将骨头紧夹后又碾碎,只是因为他们乐意这么做。 


于是他现在他梦游一般地漂在自己身体的外面,沉默地见证着自己的崩毁。他甚至无心去想自己是不是已经死去,因为他过于昏沉,过于遥远。此处不再有痛苦,同样也没有其他任何事物,没有感知,没有恐惧。只有一个信念仍然残存着,在茫茫黑暗中引导着他:我毁灭的正是你们这样的人。


这是他真正值得骄傲的事物,在亲身经历一切之后。


————————————————————————————


而另一处则是我,一个夜神月看不到的鬼魂,虽然他随时可以这么做。如果他想看到我,那么我永远不会让他等待。


但我看得到他,两个他,无论哪种形态,一个倒在地上被怒火所驾驭,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损伤与羞耻所杀死,还有另一个处于体外的脆弱意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现在也可以被归入鬼魂的范畴。


我目睹过他直到现在仍玩弄着弥海砂的游戏——她也在监狱里,处于几百公里之外的北海道。她给他写信,而可以说是有些奇怪的,他读这些信件并且回复。我猜想是因为日子对他来说也显得十分漫长,或者更有可能的是,他希望未来仍能利用她。


而我现在就在此处,看着血液从他脸上的残骸中汩汩流出,他尖叫着硫克的名字希望对方能做些什么来停止这一切。我听到死神的应答:你不是认真的吧,月,这些是我在你被枪击后收获的最大乐趣了。他看不见我,这是十分幸运的,因为我也没有任何与他交谈的愿望。


你知道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么,夜神月,在你的追随者都纷纷背弃你之后。我不觉得你会,事实上我觉得你可能永远都不会。五十年的狱中生涯可否能教会你这一点?又或者你很快便会被硫克所厌烦然后抛弃?但我觉得他或许不会很快厌弃你,只要你还能如今天这般让他饶有兴味地看戏。你是否看得见他现在的样子?那种残酷,冷漠的姿态?那是否能做你自己的一面镜子?


有些人会说你罪有应得。也许我也应该这么说,在你于我死时抱住我,却露出欢欣胜利的神情之后。但我并不同意,正义可以是很多事物,但绝不是这些。你的鬼魂脸上僵硬的决心并不像恐惧一般变得更加坚硬。你现在在想什么?是决意停留在身体的外面,而拒绝回到地板上那团不成人形的肉浆中去么?我无法责备你,或许你真的应该就在此处死去。


若你这么做了,我将等待你的到来。

-FIN-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