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姜钟】今何欲安归 END

*我欲持此安归乎的衍伸,大概发生在宣示郭太后遗诏之前,同床异梦之际短暂的交心。

*其实一开始就是想写一个钟二对着火堆发呆思考人生的梗【喂】主要还是觉得钟二这场谋反简直太诡异了,尤其考虑到他之前参与平定过两次谋反,仿书的技巧也是之前就用过的,这真的不是在给自己立flag么……


今何欲安归:

姜维入殿中的时候未料到钟会正是在焚烧书稿,飞灰绕梁之际深处火光却是炽烈明亮,而对方却正默然凝视着这簇火光,神情专注而交织着奇特的复杂意味,只在他走进来时闲闲开口道,“正清理残稿的时候突然想起昔年董贼尽焚宫室典籍的旧举,想来数载之后我在国朝中人眼里应也是骄恣背主的不逊之徒。”

姜维一时无法确认这是否是对方试探之词,恭敬奉承道,“镇西将军讨伐司马氏篡贼,行此大义之举,怎是如董贼般无父无君之徒?”

钟会却仍未看他,只是嘴角那丝弧度更为冷凛,手上的动作亦未停歇,“惭愧的很,士季这魏臣已做得甚是混沌,更不敢如伯约般心怀大义了。”

这般隐含嘲讽的话姜维若是于两军相持中听来必是要还击回去的,但此刻他顾虑着自己为大局应忍辱负重,更为谦恭地答道,“将军既立此不世之功,理应列土封王,如今曹氏衰微,司马氏乱政,自当有德者继之。”

他说完这番话后却观察起了钟会的神情,不知自己的劝慰是否真的能够打动对方。固然对他这般立志守节于汉室的纯臣来说,这些话实是说的违心且痛苦,何况对方绝非曹魏忠臣,与司马氏密切甚而亲近之关系便是他在蜀地也多有听闻的,故而一开始假降也只是沉痛之余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却未想他的辩才远不如蒯通,对方却是比淮阴要决断许多的。

但人心难测,谁知对方会否又突然念起旧情,纵然邓艾已被槛车征囚,名义上奉的还是司马氏的命令,而钟会本人也还是无谋逆显迹的。


“有德者继之。”钟会将这话重复了一遍,却短促地笑了一声,“我却觉得这蜀地一隅最后能不能保住也是未可知的。”

姜维心中一跳,看到对方的目光终于从火光处转移了过来,大抵是已经烧完了废稿,但眼神里却还是沉着火烧般的血色。他自然知道对方并非善与之辈,虽然出生高门士族但因着是庶子的缘故未曾袭爵,今日之功名全凭自己打拼。所谓算无遗策诚然有些夸张,却也极显对方之机变巧算。他从未指望自己能真正骗过钟会,只盼着如今这同床异梦的时日还能长些,至少足够他还迎后主于蜀。

他自然知道如今蜀汉已平,人心思安,军士亦盼着早卸鞍马长离战乱。在这热闹非凡的成都城中,还迎旧帝大概只是他一个人的妄念。

但知道又如何,他终究不愿去深想。


而此刻对方却直直地注视着他,缓缓说道,“总归我此番是遂了伯约心意,甚而再做冯妇,操持起了改人书信的旧业来,只是上一次尚是为文王谋策,这一次却是谋逆文王,固然如伯约所言未如董贼之恶,却也是蹈了毋丘俭诸葛公休的覆辙。”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淡至极,面上也是没什么表情,却是硬生生说出一股凉薄渗人的味道。

姜维却是一字一句道,“将军这算是自咎?”

钟会却是微笑道,“岂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我也没什么负司马氏的,士族子弟的清贵声名早已被割舍干净,到了后来恐怕连做人的声名也是不需要的,只需做一把杀人饮血的刀便好。”

他却是抚上姜维的面庞,喃喃说道,“我有时不过是想,百年之后左右不过落得一个骄恣忿妒的名声,却将这般多光阴虚滞在小心谦退谨慎求全上,实在可笑的紧。”


姜维终究是不知他与司马氏那些恩怨情仇的,他看着对方凝着许多复杂情绪的面庞只觉得陌生。其间痛苦挣扎断然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冷漠骄傲的钟会,更不是前几日将全盘计划细致道来的从容模样,而只有全然的绝望,仿佛是一枚棋子踉跄到了底线却发现自己到底还是成了弃子。

但钟会在短暂的失神后却又迅速恢复了惯常淡漠的样子,将手不露痕迹地撤回后冷冷说道,“这便是我仿的郭太后的遗诏,自然仿不到尽善尽美的程度,但现今时势若此也不能再强求更多了,伯约不妨也看看有没有什么可改动之处。”

姜维还想说什么,对方却已经随手将那伪造的遗诏掷下然后头也不回离去,他疑心钟会是想逃避什么,但插肩而过之际对方却只是紧抿着薄唇,是一如既往的凉薄寡恩却也滴水不漏。


他后来才知道当日便是钟会得知司马昭驻军长安的日子。

END


*其实在昭示郭太后遗诏给群臣之前,士季的确行事还是比较谨慎的,带兵回洛阳也可以是很正常的班师回朝,反倒是文王先行一步,驻军于长安又遣贾充入斜谷,虽然可以说成接应吧,但是更像来兴师问罪的,然后士季就在这种慌乱情绪中谋反了【直到现在看那句“会果已死”还是怎么看怎么阴谋论啊!!!简直就像钟会死给文王看然后之前一切问题包括对邓艾的诬陷都可以揭过去一样……

*以及还有一点比较难过的是似乎很多人心里士季就是个纯行事跋扈的官二代,果然之前的推宠固让都是白做的,好歹人也是从小被儒家礼义经典灌输出来的姿态还是会做的……不过估计士季自己心里也很有给主上分忧的觉悟……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