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三十四

*民国架空,倒数第二章啦!【其实如果想不虐的话看到这里就可以啦【默默看向坑爹的结局咳咳咳

*三十三里有全部链接www


三十四

“这是你的杰作。”喻文州直截了当地说。

“对,”叶修的回答同样简短,只是他的眉宇间已然有几分难以言说的沉郁。

他似乎是尚还在回顾之前喻文州说的话,又似乎只是若有所引的感叹,“我当时听闻老魏下野的消息后诚然震惊,却也以为之后便相安无事地度过一生,孰料却有今日。”

他说得很冷静,但话语中却多了丝难为人察的哀伤,“想必今日之后,你是会恨我的。”

喻文州依然是看不出喜怒的平静样子,“不会。只要你让魏军长留下。”

叶修叹道,“即使你无负于老魏,如今放他鹰击长空又有什么不好呢?这件事总归追究不到你头上来。”

喻文州霍然走近,声音暗哑,“之前告诉我不应以全省安危行大不韪之事的恐怕是叶军长。”

叶修霎那间便明白了喻文州的真正顾虑所在,老魏若随自己离开,必然也会动用在此地尚且暗涌的势力,而日后诸多变数更是难以预测。故而为了省城安危计,喻文州已是决意要把这些变数扼杀在萌芽。

现在他们两人恐怕才是真的剑拔弩张,两相成仇。


叶修在心中徒然回溯所有这一切的缘起,假若自己没有这份误会的话或许便不会存了激老魏入伙的心思,而自己亦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但到底承诺已经许下,他又怎能为负义之人?

他硬起心肠道,“事已至此我也再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我从一开始来这里便是为了军火与老魏的势力,而现在两者都已得到,不论我们曾经有什么误会,现在这些都是木已成舟,你无法阻止我。”

更多的爆炸声在离戏台近在咫尺的地方轰然响起,一半的剧院就此坍塌下来,而叶修的声音依然冷静而清晰,“假若一切顺利,现在陈果还有老魏他们都已经跟着一个青帮的小兄弟登船离开了。文州,你从一开始便不应该与我纠缠往事。”

喻文州的唇边勾起一丝凉薄刻骨的笑,“我知道。”


他仰头看向剧院红色的穹顶,是仿西洋式的恢弘风格,和古典的戏台搭配起来本是有些不伦不类。但如今他孤身伫立在这穹顶之下,仿佛是一出独幕戏的主人公的最后谢场,台词中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难以言喻的悲怆意味,“从一开始你留在这里便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我如此清晰地知道所有这些,却留在这里任由你拖延。”

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那黑曜石的袖扣反而更加熠熠生辉,那该是佛家洗心涤虑的偈语,“净洗宝珠,当愿众生,内外无垢,悉令光洁。”

“而我能猜到你大概会说什么:你会说不妨把你交给刘皓,或者冯宪君,仿佛这样便能显出你的牺牲和勇敢来。又或者,显出我对你的残酷来。这样,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离去,心安理得地与我分道扬镳。”


喻文州长久地凝望着叶修,许多记忆的碎片在这种专注的凝视中一闪而过。他再想有时感情该是多么脆弱的事情,甚至不需要经过大的波折,只需要这样的阴差阳错,便可以被永远打破,再也回不到从前。

“那么就这样罢,”他平静地为所有下了断语,“我承认我到底还是有负于治下民众,放弃了长远的忧患,以交换我狭隘的挥之不去的旧情。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不妨直接从大门出去,港口就在不远处。或许你很快就可以和你们的人会合。”


叶修缄默,他知道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只是在与对方插肩而过的时候,他低声问道,“文州,我们还是朋友吗?”

对方礼貌地答道,“我们之前的承诺依然成立。”

叶修微微颔首,头也不回地决然离去。


几个月后,叶修的信件姗姗来迟,除却一些尚需要仔细交涉的数字之外,他留下一段潦草的附语:

“……我曾经会想会否当年之事也是你给我设下的一个局,原谅我这样揣度,但或许是那段时间的你与日后我所熟知的你实在是大相径庭。但不论如何,那依然是一段非常令人留恋的时光。”

“但我很高兴那段时光的真诚,而我同样高兴的是,通过今次的接触证明我们两个人都已经彻底与那段时光告别。再见,吾爱。”


再见。喻文州无声地重复道。


那封信就此燃烧起来,犹如一只垂死的雁,在对过往的哀悼中化为灰烬。

而他们的承诺却被完美地保留下来,在所有战火纷飞的日子里,在所有动荡不安的日子里皆一如既往,历久弥坚。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