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叶喻】南山何其悲 三十五(完)

*这个无良作者折腾了快一年的坑终于完结了……

*咳觉得结局坑爹的请不要殴打作者,应该温柔地投掷西红柿【喂

*前附所有 序 一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完)

而十几年过去,转眼便是天翻地覆,沧海桑田。


“你确定不会留下了。”叶修语气平淡地问,却并没有多少问句的语意。

萧瑟的残阳映着喻文州的身影更显得单薄晦暗,他缓缓拂过贝叶纸上繁复深奥的经文,微笑着道,“万事皆定,我并没有什么留下来的的理由。”

叶修只附之一唒,“你何不说现在百废俱兴?想留的时候总有许多理由可以留下,不过是你自己心意已决,又何必归因于时事。”

喻文州疲倦地闭了眼,“你说的自然都是再正确不过的事实。是我自己已然心灰意冷。”

叶修略微挑眉,曾经精心试探你来我往数十回合的敌手如今却主动偃旗息鼓高挂起了停战牌,这固然放松,却也令人顿觉索然无味。他转了一圈,打量着屋内素净到近乎拙朴的陈设以及层叠堆垒的佛经,其上皆是细致的圈点旁批,那秀雅的字体曾经是令他提起全部精神去琢磨对付的心腹之患,如今却极随意地散落在这偏僻荒居,叶修悠悠感慨道,“虽然你的决定大概已经无可变更,想到你于这些事物上荒废余生到底还是有些可惜。”

喻文州的笑容苍凉如白骨,“各人有各人的路,不必多加强求。”

他突然便走到了叶修身边,极近的距离里一贯温柔的声音更显得暧昧不明,“但不论如何,我祝福你得偿所愿。”

叶修大大方方地收下,还特别张扬地补了一句,“应该的,还记得初见的时候我跟你说的话么?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你那个时候就应该对于我的胜利深信不疑。”

喻文州轻笑一声,显然也是想起了初见时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情形,他淡淡地说,“世事白云苍狗,变幻无常,倒是你始终如一。”

“而你却已大变。”叶修尖锐地接道。


他蓦然便直直对上喻文州的双目,神情中有难以言喻的痛切,这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样不管在军界还是政界都磨成老油条的人的身上,他的笑容至始至终都是慵懒而自信的,哪怕在最为落魄的时日,哪怕在当日两方兵戈相向命悬一线的时候,他依然可以在层层落下的炸弹间云淡风轻地夹一口回锅肉后再避入防空洞,顺便调侃着今天天气真好。他看着曾经温雅浅笑又对他步步紧逼的对手,所有的过去都被时间雨打风吹去,而在这个渐晚的冬日孤清下午,唯留下一席缟素并着一串佛珠。他突然便一手抓过那串正缠绕在喻文州手上的念珠,“到底是什么让你这般避世?”

“难道我的原因你不清楚么?”喻文州对手上被勒出的深深浅浅的红痕视若未见,只是偏过头去平淡地道。“不过是连年战事加上高层倾轧,久而久之便选择明哲保身罢了。”

叶修对这样的回答显是并不满意的,沉沉道,“我能理解你之前不想介入内战,但现在一切都已经好了,正如我一开始说的,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

“那么便当我惫懒已久,只愿东山归隐吧。”喻文州的笑容越发缥缈,他与叶修维持这样暧昧的姿势已然有些久了,军人身上的风尘肃杀沾染到了淄衣之上,他在这阔别已久的烟火味中恍惚地想着那些永远不会说出口的真正理由。

叶修慢慢地松开了手,回归了素来的嘲讽的样子,”我本以为你会更加坚持。”

他总以为他温柔表象下的内核会一如既往的强硬,如当年般一手持佛珠一手持剑,从刀戈间踏过仍是淡漠如初,但他却从没想到他也会疲惫的如此彻底以致决然抽身离去。

“我也曾经这么以为。”喻文州只是一叹,并没有再续下去。

“那么说说你赴美的时间吧。”叶修突然便转开了话题,“我去送送你,也算好聚好散。”


几天之后在首都机场。

“你真是选了一个好时间。”叶修看着头顶闪烁的星光和月色清辉说道。

“晚班机也没有那么少见。”喻文州与他拥抱告别,身体靠拢又分开的瞬间极尽温柔缱绻。

机场周遭激战过后的痕迹尚未完全清理干净,许多飞机被击落的机骸随便的散落在角落上。喻文州站在明灭的鬼火后神情晦暗不定,碎絮般的纸片在空中扬扬洒洒地散开,而眸光深处似有水波摇曳,“那么,再见了,叶修。”

“再见了,文州。”

他们就此分别,所有的旧日时光在飞机起飞的刹那都彻底成为尘封的历史。

喻文州默然看着故人和故国都以极快的速度离自己飞驰而去,终于尘埃落定远离纷乱之时反而没有丝毫欣喜。他轻声对着窗外漆黑的夜色说着无人可以再听见的话语,那是他与叶修之间不能言明的残酷沟壑,是苍凉世事所留下的不可弥补的痕迹。

东山行复其远,而故人长绝,再无挂念。

END


评论 ( 6 )
热度 ( 30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