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墨叹】Apology END

*宗教改革背景,天主教枢机墨x新教小战士叹

*古原争霸1、2集后生无可恋心如刀绞.jpg(虽然写完后情绪反而谜之稳定下来……


"我曾经以为你是一个学者。"

叹希奇将重音刻意地落在最后一个字词上,他还是穿着昔年从修院毕业时的黑色长袍,算是对学生岁月的怀念与对眼前人残存的一丝敬意。他的紫眸中灿然映出广场正中的火光冲天,空气中飘散着书页因为长期被藏掖被深埋在旧书报最底层而生的尘灰气息,但这其中又混合着其他微妙的气息,诸如许多只手紧紧攥住书时所留下的涔涔汗渍,又诸如人的泪水,悲哀,与哭号。


墨倾池处变不惊地将手中的祈祷书又翻了一页,“而你现在的看法有了改变?”


叹希奇面无表情地直接掀翻了墨倾池的桌子,这个时候对方才从烫金印纹的书中抬起头来,而那眼神依然十分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温和而包容。曾经的叹希奇有多么欣赏对方的平和,现在就有多么憎恨。难以计数的书与笔记顺着桌脚的弧度滑落下来,神学,历史,文学,数学,天文,炼金术,前哲先人的珍贵著作和对方同样为世人称道的真知灼见几乎要将叹希奇掩埋,但叹希奇此时却无暇顾及这所谓知识的尊严。他直截了当地践踏在书堆上,轻蔑地说道,“我现在意识到你不过是一个政客。”


墨倾池合上书,心平气和地与叹希奇对视,“我接受你的无名怒火和激烈贬损,但我以为你特地赶来必然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叹希奇冷冷一笑,“我曾经有,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广场上的这些已经向我说明了一切。”

墨倾池轻轻叹了一口气,起身关上窗户,也将广场中的尘嚣与喧嚷关在了外面,“难道只是烧书都让你不满意?难道你非要和你的激进的同伴一起将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不可?收起你那把所有人当作玩物的心吧。”


他的话中有恰如其分的无奈与劝导,宛若是最耐心不过的牧者,将离群的羔羊循循善诱到正确的方向上去。但叹希奇却再不会为这样的劝导所迷惑了,他已经知道,这样温和的劝导无非是给直接的杀戮包上一层精致的外衣。应无骞负责铁血与毫不留情的镇压,而墨倾池则负责规劝与宽大包容的怀柔。在信仰沦陷的时代里,如果前者尚只是让人恐惧,那么后者却让人妥协,让人犹豫地回归到旧路上去,重新成为教会忠诚的信徒,成为牧者柔顺的羔羊。


叹希奇随便地将一本上帝之城踢至一边,“你将烧书轻描淡写地粉饰成一件无足轻重的事,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曾经在你自己的著作中写道你反对一切强加自己的宗教信仰于他人之上的行为[1]。或许你可以用世事变化来为你开脱,但到底,你背叛了自己的初衷,并成为和应无骞一样的政客。”

“一开始有人说你与应无骞合作我是不相信的,但我现在不得不承认我的看法恐怕才是错误的。那么就此别过,我曾经的老师,或许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彻底的敌人了。”


语罢叹希奇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而墨倾池则复又打开窗户,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广场的人群中。沉思许久,他摇铃叫来一位侍从,“把今天这些书主的名单给应无骞吧,他知道怎么处理。”

他说完这些后似乎又想补充什么,到底还是欲言又止,挥挥手让侍从退了下去。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墨倾池颇为惆怅地意识到自己到底是个念情的人,相处久了总会有些感情,哪怕这些感情本质上是一种妨碍。或许为了主的事业他应该再冷酷一些。

墨倾池随意地想着这些,叹希奇走时带起的风似乎还环绕在这散落书籍的房中。他在脑中描摹着对方此刻坚定而满怀决心的神情,杯中殷红的血色似乎正好可以映出对方剔透的紫眸。

他与那清澈的眼眸对视了片刻,然后徐徐一叹,“太抱歉了,我从一开始就是一位政客。”


END


[0]标题Apology算是一个双关语,最通常的用法是做致歉讲,然而在学术领域也有辩护的意识。

[1]忍不住用了Thomas More和Utopia的梗,虽然把前两集看完后只想生无可恋的哈哈哈哈。墨总这哪里是More,这明明是Cromwell和More的进阶结合版……

评论
热度 ( 7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