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那些年我们读过的人间词话——古原争霸3,4集后

*看墨总和红尘雪的对话第一反应是我去好有文化,文盲看不懂(对手指)然后再一回顾发现这不还是人间词话么2333

#墨倾池# #红尘雪# 口白部分录入&引用&吐槽


15:28-20:16

墨倾池来访洛神红尘雪

墨倾池:诗有可解不可解,书有描形与写意,如世在虚实相映,而人存于真伪间。虽虚伪非是无存,人多受其惑,但心识早定,便知镜花水月,也不曾泥其迹。行依于心,形亦依心而变,心若无惑,又何处受扰?

(挥袖落笔)对镜鸳鸯无见影,凌波映月却为虚,归来何用心思解,安步从来落旧居。

鸳鸯镜:你之性,确实沉着。既能过此文阵,便随我们来吧。

虚实相映:诗歌形象和意境创造的一种手段。明人屠隆说:“顾诗有虚,有实,有虚虚,有实实,有虚而实,有实而虚,并行错出,何可端倪。”

墨倾池:吾素来行所当行,慕名前来,只为求解心中疑惑。


*这一段基本可以概括为墨总实力撩妹,顺便这个文阵的色系真是洋溢着少女情怀2333 以及墨总当然沉着了,墨总可是对着墓碑依然能面不改色,语气平淡到就像谈论今天天气的男人(。以及从红尘雪独自沉吟的反应来看原来红尘雪不知道应无骞去儒门啊……


39:12-43:24

红尘雪:你如何肯定我所言之剑能解你心中疑惑?

墨倾池:人如其剑,芳菲主人但言一二,我自能判断。

红尘雪:是吗?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发文为章都不能代表论者,剑又何能代表人呢?

此诗出自元好问《论诗三十首》,原诗嘲讽潘岳做人做诗的二重性格,首句引杨雄《法言·问神》“故言,心声也。书,心画也。”

《闲居赋》节选“其东则有明堂辟雍,清穆敝闲,环林萦映,圆海回泉,聿追孝以严父。宗文考以配天,秪圣敬以明顺,养更老以崇年。”

《闲居赋》可以和张衡《归田赋》相比,同样是讲隐逸这个话题,张衡和潘岳的表现手法就大不相同,相对而言,潘岳赋中入世思想是浓厚的多的,其实比较开脑洞的说,《闲居赋》里所描述的场景倒更类似于文诣经纬这种儒言治世的感觉。

墨倾池:在吾看来,入世出世皆属两境,不可等论。文如此,剑亦同。

红尘雪:继续。

墨倾池:入世之剑者,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剑艺愈变;出世之剑者,则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剑性愈真。  

《人间词话》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水浒传》、《红楼梦》之作者是也。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

顺便我只想说这里完全就是转换了一个话题了喂!本来是谈是否言为心声的,结果突然就转到出世入世上去了,而且两个人还一副很懂很头头是道的样子,作为一个文盲观众我只想说,我不是太懂你们这些人的思维……

红尘雪:你认为何者为上?

墨倾池:因人而异,不可强之。

红尘雪:你点出了人如其剑与否的关键,在于境界的差异实属不俗之见,但也分别太过,终非完境。

墨倾池:怎样说。

红尘雪:剑者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发之,方有生气;出乎其外,故能观之,方得高致。透彻此理,剑方能真正代表人。

《人间词话》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美成能入而不能出,白石以降,于此二事皆未梦见。

墨倾池:短短数语,芳菲主人对剑的认识确实如应无骞所言,无所不包也。


*这一段只能说果然大家都是《人间词话》真爱粉……(强烈建议红尘雪,涛涛和墨总组一个人间词话读书交流会……)其实仔细推敲的话这段交流的逻辑基本都在扯淡,今天的我依然不知道怎么就从言为心声跳到入世出世再跳到人生体验,不过咋看起来还是很唬人的……

不过下一集估计就不会走这种掉书袋风,毕竟墨总的做法太雷厉风行估计红尘雪也会懵逼片刻,虽然我还是好奇假如应无骞和红尘雪毫无关系而只是知道红尘雪的消息的话,墨总你这么上门真不会把人吓到么……


评论
热度 ( 5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