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ilence
With tears
原随云群号 694454745

Let me ask you outright, gentle reader, if there have not been hours, indeed whole days and weeks of your life, during which all your usual activities were painfully repugnant, and everything you believed in and valued seemed foolish and worthless?


看起了墨邪录21集,讲的是雁王与应龙师以五百畸眼族民为诱饵伏杀元邪皇的情节,不可避免的,剧情肯定要刻画畸眼族民如何悲惨如何无辜,而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忽略元邪皇为了这些族民也有着不惜毁灭九界的魄力,固然,为了刷反派的悲情值,到这个时候元邪皇的计划会引起多大伤害已经模棱两可到似乎他即使做了也照样可以爱与和平下去。顺理成章的,那些对魔世子民漠不关心的中原群侠便显得那么可恶,越发让支持忠贞且重视荣誉的魔世的观众唾弃起来。


这个时候就不免想到上一集的一句话,建立在仇恨之上的组织无法行使正义,非常的掷地有声,磊落光明,可惜一味沉沦在仇恨里的可悲的犹太人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为何这样充满了光明与希望的话语没有辐射这些族民呢,这一点真是让人十分扼腕。大概世界上最好的信条无非是对方打了你的左脸再将右脸伸过去打,这样的话这些为了荣耀而征战的高贵子民方不会损失了他们的荣耀。他们怎能被欺骗呢?这是骗子的卑劣行径。他们怎能用旁门左道来遏制呢?这同样是小人的毫无底线之举。作为软弱,缺乏力量,盲目仇恨着却又相较于更为令人怜惜的族群而不公地被命运里所偏袒的人们,在死前唯一装点自己荣誉的方式就是以卵击石的,却不失英雄风度的迎上前去,这样即使死了,那高贵的对手同样会致你以敬意。


对于这些高贵的对手而言,直接犯下屠杀之举的仇敌是不足一提的,他们的仇恨都凝聚在欺骗了他们的人身上,你说你之前也救了他们,他们本来就是要死的?这只让你的欺骗变得更加可耻且不能原谅。曾经为公子开明与曼邪音如此默契地忽略了应龙师才是罪魁祸首而百思不得其解,但思索再三,终于领悟到,在这样一出极富骑士风度的决斗里,大概最高的敬意就是遥遥看着,看着铮铮铁骨的军士们慷慨赴死,然后看着虽然失却了很多力量但同样保全了荣誉的正义的人们同样以这样凄婉的方式与先辈聚会。为何要去打断这一出壮丽的英雄主义史诗?太焚琴煮鹤,太不解风情。这样的煞风景之举值得用死亡来惩罚。


或者你的确是想死了。这充满了荣誉感和脉脉温情的世界让你厌倦了。有的人纵然同样可以不择手段,但那是怀着极为光明的目的,总有人会记得他的挣扎,痛苦与牺牲。而你被永远钉死在堕落的十字架上,不论结果如何动机终究只是为了自私的自我取乐,这就足够正义的人们对你口诛笔伐,并且甚为郑重的引以为戒,那么活着与死去又有何区别呢?在曾经的爱意都已枯萎,微弱的光亮都已熄灭的时候,再没有人爱着你,再没有人会试图往你内心的深处走了,因为即使只是稍微涉足都玷污了他们至为珍贵的底线。


而你并不在乎,你与那么多意气风发怀抱理想与爱的人插肩而过,如同你们的人生也是同样的平行而全无交集。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倏忽之间,便已走到这样远,再也回看不到来时的道路。


而你也绝不会回看。


评论
热度 ( 1 )

© 寒山唁 | Powered by LOFTER